《豪門女奴》第47章人間蒸發大結局及《豪門女奴》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盒子小說網
盒子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盒子小說網 > 熱門小說 > 豪門女奴  作者:大嘴貓 書號:49133  時間:2019/12/5  字數:10667 
上一章   第47章 人間蒸發(大結局)    下一章 ( 沒有了 )
  她為什么對查龍如此俯首貼耳?剛才在浴室里那些舉動就是真正的賣女恐怕也會望而卻步,而她居然…可那手機…恐怕查龍本人想買都不夠檔次吧!

  再說,那短信可是千真萬確的啊!

  屏尼的心里不躊躇了起來:現在怎么辦?退出嗎?可自己已經把她上了,現在就是想全身而退也已經晚了。她現在還在臥室里等著自己,看她那忍氣聲馴順的樣子,想必查龍已經把她搞定了。他把心一橫,索一不做二不休,就搞搞西萬家的這個漂亮兒媳,正好出出自己心里這股惡氣。他心中暗想,對付這種有身份的女人,你把她搞得越狠,她就越老實。諒她也不敢出去說。

  想到這里,他悄悄把手機放回皮包,轉身推門走進了寬大的臥室。

  臥室里面布置得富麗堂皇,最顯眼的是一張大得離譜的大上鋪著舒適的豪華臥具,地上鋪的地毯柔軟溫暖,長長的絨光著腳幾乎可以沒過腳面。屏尼一進門,馬上四處張望,卻不見了楚蕓的蹤影。他心中一陣緊張,正要發作,忽聽吱呀一聲門響,房間盡頭打開一扇小門,幾乎全的楚蕓紅著臉從里面跑了出來。原來那是一個臥室自帶的小衛生間,楚蕓趁屏尼沒進來的空檔,到里面方便去了。她聽見臥室門響,趕緊了出來。

  楚蕓一溜小跑來到屏尼的跟前,低垂著頭怯生生地說:“先生,您來了…”

  屏尼長長地松了口氣,回手重重地關上了房門。房門一關,他立刻變了一張臉。

  他一把抓住楚蕓光溜溜的胳膊,拉著她來到邊,重重地把她推到在上。

  楚蕓措手不及,撲通一聲跌倒在上。她嚇得心臟通通跳個不停,下意識地掙扎著想抬起身來。可連身都沒來得及翻過來,就被屏尼一只有力的大手臉朝下按在了上。楚蕓一回頭,頓時嚇了一跳,因為她看見屏尼一直很慈祥的臉上竟出了猙獰的表情。

  她沒想明白,就這么短短的幾分鐘,這個老頭子怎么像變了個人,頓時嚇得渾身哆嗦。不等她做出反應,屏尼已經伸手一把扒掉了她身上僅有的那件薄薄的輕紗,不由分說把她的兩只藕似雪白的胳膊擰到背后,撿起那件薄薄的睡衣在手中一捋,捋成一繩索,三下兩下,竟把楚蕓的雙手反剪著捆了起來。

  楚蕓反剪雙臂趴在上一下懵了,不明白屏尼為什么會突然變臉,也不知道他把自己捆起來到底要干什么。她的腦海里突然冒出了蔓楓被反銬雙手跪在地上忍受一群男人蹂躪的慘狀,頓時嚇得魂飛魄散。她下意識地扯了扯被捆在背后的雙手,扯得生疼也沒有扯動分毫。她終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驚叫著朝大的另一邊翻滾過去。

  屏尼微微一笑,飛快地甩掉自己身上的浴衣,光著身子像個年輕人一樣縱身上了,一把按住了一絲不掛被反捆住雙手的楚蕓。楚蕓嚇得臉色慘白、渾身發抖,她從來沒有經過這樣的場面,也不知道屏尼的底細。他是什么人?黑社會?

  販毒團伙?她的腦海里不停地浮現出了赤身體被反銬雙手的蔓楓。她抬起眼淚汪汪的大眼睛,可憐巴巴地看著屏尼,不知道他要把自己怎么樣。

  屏尼長出了一口氣,一股坐在了上。他舒服地靠著頭坐好,抓住楚蕓的胳膊把她拉到自己跟前。楚蕓驚魂未定,哆哆嗦嗦地跪在屏尼兩條岔開的大腿中間,像受驚的小兔子一樣,不時偷偷地看著他的臉。屏尼那張布皺紋的臉上出了的笑意,用一手指輕輕托起楚蕓的下巴,和藹地對她說:“阿蕓啊,別害怕,我不會把你怎么樣的,只是想和你做個游戲。愿意陪老夫我玩兒玩兒嗎?”

  楚蕓早已嚇得三魂出竅,哪里還敢說個不字。聽了屏尼的話,忙不迭地點頭不止,心里卻通通地跳得像打鼓,不知道他葫蘆里究竟賣的是什么藥。

  屏尼伸手從旁邊的頭柜上拿起一個形狀怪異的玻璃瓶,擰開蓋子,從里面摳出一大塊雪白的膏狀物。楚蕓忍不住偷看了一眼,馬上認出那原來是在浴室梳妝臺上的,是一個頂級牌子的潤膚膏之類的東西,不知道什么時候被他拿到這里來了。她頓時有點懵了,也不知道他把自己捆成這個樣子,又拿出這東西到底是要干什么。

  答案馬上就有了。屏尼笑嘻嘻地把那散發著人幽香的細膩的膏體分別抹在了楚蕓的兩只得高高的房上,兩大坨雪白的膏脂粘在豐房上,顯得十分的怪異。屏尼非常興奮地端詳著楚蕓豐脯,指指自己長笑道:“來,阿蕓,給我抹上!”

  天啊!楚蕓心里一陣顫抖。剛才用房給他涂了浴,現在又要用房給他涂潤膚霜,而且還反綁著雙手。他真把自己當成了隨意擺布的玩具。她猶豫了一下,眼圈紅紅的怯生生地央求道:“屏尼先生,能給我解開嗎?阿蕓一定乖乖地服侍您。”

  屏尼的嘴角動了動,抿著嘴搖了搖頭,眼睛盯住楚蕓兩只白高聳的房不說話。楚蕓心里暗暗嘆了口氣,知道這一關是躲不過去了,再難也得硬著頭皮去闖。她閉上眼,慢慢地俯下了身。

  兩只豐柔軟的房像兩個水靈靈的仙桃垂向了屏尼硬梆梆的身體,屏尼愜意地瞇起眼睛,等候著銷魂的時刻的到來。兩個溫熱、柔軟、細膩的物體觸碰到他礪多的皮膚,接著輕輕地了上來,然后小心翼翼地在他的膛上,輕柔地劃著圈。

  他能夠清晰地聽到美女那越來越急促的嬌,微微睜開眼一看,只見楚蕓反剪雙手、高高地撅起雪白滾圓的大股,正舞動那兩只讓人垂涎滴的白白的大子,在自己扎扎的膛上笨拙地抹來抹去,把那兩坨潤膚霜均勻地涂抹在自己的脯上。兩團溫暖柔軟的團像兩只溫柔的小手,一絲不茍地在給自己按摩。

  他真的很感激查龍。他自忖可以算得上是閱女無數,不過,今天這樣銷魂的體驗他以前連想都沒有想到過。大概也只有他調教出來的女人才會這么乖乖地伺候男人。想到這兒他心里不冷笑了一下:“說起來還是多虧了頌韜,要不是為了他,查龍怎么會下這么大的功夫把這么溫柔漂亮的女人來給自己投懷送抱。

  好一個借花獻佛,虧這小子想得出!”

  正想著,他發現楚蕓已經用遍了他的膛,連他兩側的肩頭、圓滾滾的肚子都被得泛著油脂的亮光,楚蕓的兩只白皙的房更是油光光的。

  她不敢停下來,那兩團軟綿綿的團還在他的脯上掃來掃去,兩只眼睛卻閃爍著不時偷看他的表情。

  屏尼會心地一笑,拍拍楚蕓的肩膀,楚蕓松了一口氣,剛剛直起來,卻發現他又摳出兩坨白花花的霜膏,壞笑著再次抹在了楚蕓油汪汪的房上,然后翻了個身,把脊背亮給了她。

  楚蕓哭無淚,又不敢不從,只好吃力地彎下,含著眼淚趴在屏尼的背上,用自己柔軟的房,把油膩膩的護膚霜涂遍他的全身,從肩頭到背、再到股。

  嬌房被磨擦得火燒火燎,尤其是直頭,感得一碰就針扎似的疼得鉆心。她咬住牙一寸寸地蹭,一點點地,生怕惹得屏尼不滿意,又想出什么別的辦法折磨自己。最難受的是兩只手被捆在背后,一點勁都用不上,整個身體全靠撐著,不一會兒她就酸背痛、汗浹背了。

  好不容易把屏尼寬厚的后背完全擦了一遍,楚蕓累得臉通紅,酸得幾乎直不起來了,屏尼才長長出了口氣,緩緩地翻過身來,抬起上身,斜靠在了頭。

  楚蕓息未定地跪在屏尼的兩腿中間,垂著頭聽候著他的發落。屏尼伸出兩只大手,一手一只握住楚蕓那兩只磨擦得通紅火熱的房,在手里把玩著感嘆:

  “真是稀世之寶啊…”楚蕓的臉紅得像塊紅布,任散的秀發垂下來蓋住自己羞得通紅的臉頰,不停地出著長氣。

  良久,楚蕓忽然意識到屏尼沒有了動靜,馬上一種不祥的預感涌上心頭。她偷眼一看,果然見屏尼正詭秘地看著自己。她再仔細一看,心中不由得一緊,他的手指上又托著一大坨的潤膚霜。楚蕓的眼淚差點掉下來,她的房真的被他當成破抹布了。

  可這次屏尼沒有把潤膚膏抹在她那對已經經蹂躪的可憐的房上,而是抹在了自己的大腿上。楚蕓終于忍不住撲簌簌掉下了眼淚,她長長地了兩口氣,咬咬牙,轉過身撅起股,朝那條長的大腿俯下了身。

  誰知屏尼在她光溜溜的股上拍了拍,他朝詫異地直起來的楚蕓搖了搖頭,用手指了指她的大腿。楚蕓一愣,半天才明白,原來他是要自己分開大腿,騎坐在他的大腿上。楚蕓的腦子嗡地一下懵了,騎上去,就是說要用自己嬌的下身替他磨擦,這么下的注意他居然也想得出來!

  她紅著眼睛看著屏尼,希望他能放過自己,可屏尼面無表情,絲毫沒有松動的意思。楚蕓絕望了,只好慢地抬起股,一條腿壯的大腿,小心翼翼地坐了上去。

  屏尼的大腿烘烘的,楚蕓嬌感的下身剛一接觸馬上被扎得又麻又

  可她沒有辦法,下身騎在那坨油乎乎的霜膏上面,扭動股磨擦了起來。可光在原地磨擦還不行,屏尼示意她要把潤膚膏抹遍整條大腿,她無可奈何地順著大腿前后磨擦起來。

  嬌硬的腿剮蹭著,難熬,屏尼還一個勁地示意她加重加快。她別無選擇,只好賣力地扭動股前前后后磨擦了起來。磨完了左腿還有右腿磨著磨著,楚蕓就覺出了不對勁。下身磨擦得火辣滾燙,柔開始麻木,可她覺得下面得不行,并且開始滑膩起來。她意識到自己的私處在抑制不住地粘水,而且房也在隱隱發,連頭也開始難忍。

  她心中暗叫不好。一定是屏尼剛才給她私處和頭抹的那神秘的油膏有什么名堂。可已經晚了。她這時已經對自己的身體失控了,下面越,她就越使勁蹭,越用力蹭就越粘水,房就越頭就越。她實在控制不住自己,緊緊夾住對方的大腿,前后磨擦的幅度越來越大,還忍不住靡地呻起來,兩只白花花的房隨著身體的晃動在前上下翻飛,波濤洶涌。

  突然,屏尼猛一翻身,把正磨擦得如醉如癡的楚蕓掀翻在上,瞪著一雙火中燒的眼睛了上來。楚蕓還沉的煎熬中,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不知所措地看著屏尼,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可當看到他那餓狼一般咄咄人的眼神和下那直躍躍試的大時,她終于醒過夢來了:今天的噩夢還沒有過去。

  剛才還以為已經是最后的瘋狂了,所以她使出了全身的力氣。她以為,以屏尼的年紀,經過前面幾番花樣翻新的折騰,也出過了,再最后把他伺候舒服,恐怕他也會是疲力竭了,就算是還想折騰,也是有心無力了。沒想到他竟然還有這么大的勁頭,居然還能如此硬起來。而她自己,不但已經真的筋疲力盡,而且手還被捆著,真的是毫無招架之力了。

  楚蕓無助地掙扎了兩下,就被屏尼在了身下。他八字形劈開楚蕓的兩條白花花的大腿,用力住,一條大的迫不及待地搭在了像鮮的花朵一樣綻開的兩片中間。

  只見那兩片紅,經過長時間的磨擦,通紅火熱,小股稀薄的黏正徐徐向外淌,她的下已經漉漉的一片泥濘。看到這情景,屏尼開心地笑了。他把硬梆梆的大中間拉了幾個來回,把直的大漉漉的,接著他股一抬,嗨地一聲,青筋畢的大噗地進了那綻開的花

  楚蕓不由自主地啊地慘叫一聲,無力地扭動了兩下肢,可根本無濟于事。

  那條大像出的怪蟒,不管不顧地噗哧噗哧一次次入火熱滑的

  著,屏尼吭哧吭哧息了起來,他按捺不住地伸出了雙手,大把抓住了楚蕓豐房,大力。與此同時,他像臺開足了馬力的機器,紅著眼睛,股一起一落,砸夯一樣,噗噗地得一下比一下重,直得楚蕓的下黏四濺,啪啪作響。

  楚蕓做夢也沒有想到還會有這么一劫。她現在是筋松骨軟,渾身軟弱無力,加上手被捆在背后,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條恐怖的大在自己下無情地肆

  她心驚膽顫地看著屏尼那被火燒紅的雙眼,突然明白了,這是剛才那神秘的油膏在起作用。

  想到這里。她不心頭一緊。她的下身已經被得酸痛難忍,好像要被撕裂一樣,下腹部則一陣陣傳出酸的感覺,似乎有一股洪隨時要沖決而出,而他那古銅色的身體里似乎正在迸發出無盡的力量。她突然意識到,自己現在面臨的,不僅僅是凌,而可能是滅頂之災。自己的腹中可能已經有了身孕,任他這樣肆下去,后果不堪設想。

  楚蕓終于忍不住嗚嗚地哭出聲來。她拼命地擺動著兩腿,想要翻過身來,可身子被屏尼的大肚子緊緊地住,雙手又被綁在背后,還有那條大不停地出出進進,她的身子軟軟的,像被釘在了上一樣。

  楚蕓真的急了,她哭紅了眼睛,用盡全身力氣哭喊著央求:“先生…先生…您停停…停停啊…讓…讓…阿蕓來伺候您吧…求求您了…嗚嗚…”

  楚蕓絕望地哭叫著,這是她最后的努力了,如果沒有效果,只有眼睜睜地等著被這個瘋狂的老家伙死了。

  奇妙的是,這絕望的哭叫居然奏效了。的氣咻咻的屏尼竟真的放慢了節奏。大概這樣高強度的確實達到了他的身體的極限,他的腔中已經呼哧呼哧地拉起了風箱。聽到楚蕓的哭叫,他一邊放緩了的節奏,一邊好奇地看著楚蕓哭紅的大眼睛。

  楚蕓一見他有了反應,馬上像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救命稻草。楚楚的兩條修長的白腿緊緊夾住屏尼的,楚楚可憐地央求道:“您太…太…辛苦了…讓…讓阿蕓來伺候您吧…”

  屏尼這時候真的感覺到累了,但下面的大得他渾身難受,像有一把火在燒著他。他抹抹額頭滲出來的汗珠,點點頭對楚蕓道:“好吧,既然阿蕓小姐這么乖,就給你個機會,讓你來孝敬孝敬我這老頭子吧。”說著,翻身下馬,伸展身體,四仰八叉,舒舒服服地平躺在了大上。

  楚蕓一見,顧不得手還被捆著,一轱轆爬了起來,向前跪爬兩步,湊到屏尼身邊,吃力地抬起一條腿,跨過他赤的身體,面對著他騎坐在他圓滾滾的大肚子上。她悄悄地息了一下,一咬牙,起軟軟的肢,掙扎著支起身子,把股挪動他的下身的位置,約莫著對準大的位置,緩緩地坐了下去。

  誰知,那直朝天而立的大竟貼著她的肚皮滑了過去。楚蕓心急如焚,真怕老家伙改了主意。她趕緊換了個姿勢,高高地撅起股,向前探出身,也顧不上前兩只豐房搖搖晃晃地吊在屏尼的眼前。

  她的眼睛拼命地向自己的下看去,遠遠地看見了他直的大,也看見了自己下綻開的花瓣。她吃力地著酸痛難忍的肢,小心翼翼地挪動著滾圓的股,用自己的下身去合那直的大。終于,感的花瓣觸到了那硬梆梆的大頭。楚蕓深深地了口氣,慢慢地向后坐下去。一陣痛從下身傳來,她咬牙忍住,繼續用力。突然,一酸,腿一軟,身子猛地坐了下去。噗地一下,那又又長的大勢不可擋地全部入了她熱緊窄的

  楚蕓終于松了一口氣,緩緩抬起身子,大口息了一下,扭動肢和股,拼盡全力,一邊用力夾緊下身,一邊不停地扭了起來。那硬的在她緊致的中進進出出,她心中慌慌的,拼命加大動作幅度,同時不時偷眼看看屏尼臉色,生怕他不滿意。

  果然,屏尼抬手示意她加力。她夾襠扭用了半天勁,他還是不停地擺著手,臉上開始現出了不耐煩的神色。楚蕓開始慌了,她一咬牙,掙扎著抬起股,讓大退出半截,然后再用力坐下去。噗哧一下,黏四濺,屏尼的臉上終于出了笑意。

  楚蕓被深深的恐懼驅使著,不停地提、坐下,讓那條又又長的大一次次重重地戳進自己的身體里。不一會兒,她的兩頰就開始冒汗了。可她不敢松勁,氣咻咻地反復重復著這個屈辱的動作。慢慢的,她的身體也越來越感了,每一次坐到底都會給她帶來一陣前所未有的心跳,下身那的感覺驅使著她趕緊再次抬起身子,再次一坐到底。

  楚蕓白花花的身體不停地上下擺動,下一次次傳出噗哧噗哧的聲和啪唧啪唧的體撞擊聲,不一會兒,兩人的下就都得一塌糊涂。

  屏尼的息不知不覺急促了起來,楚蕓自己在吃力的嬌中也漸漸夾雜了靡的呻。她那赤條條的身體動作越來越快、越來越重,兩只滾圓肥白的房在前上下翻飛,像兩只自由飛舞的白鴿。

  突然,屏尼伸出雙手,握住了楚蕓柔軟的房,狠狠地大把抓住,同時,他的下身也隨著楚蕓動作的節奏向上猛抬。他一聲低吼,猛地拉住楚蕓的身子。楚蕓只覺得在下身的大劇烈地跳動起來,大股滾燙的洪沖決而出。楚蕓身子一軟,像一灘泥一樣癱倒在屏尼汗漬漬赤條條的身子上面。

  **** **** **** ****

  已經連續好幾天了,克來感覺到了楚蕓情緒的異常。憂郁、煩躁,沒來由地發脾氣。開始他還沒在意,以為她碰上了什么不順心的事情,過幾天就會過去了。

  可沒過兩天,他就發現自己錯了,楚蕓的情緒好像越來越差了。那天下班后,他難得的在家吃了頓晚飯,飯桌上,他發現楚蕓很少動筷子,凡是沾葷腥的菜一動也沒動。

  雖然他知道楚蕓為減肥一向吃得很少,但像今天這樣幾乎什么都沒吃,還是讓他感覺到不對勁。飯后他悄悄地問了問母親,這才知道楚蕓這幾天差不多都是這樣。聯系到這幾天楚蕓情緒的異常,他不由得起了疑心。

  回到房里,楚蕓正百無聊賴地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說是看電視,可看她那木呆呆的眼神,就知道她實際上是心不在焉,只是坐在那里發愣。克來心疼地湊了過去,輕輕地攬住楚蕓柔弱的肩頭,貼心地問她:“老婆啊,你最近這么啦?飯吃得那么少。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啊?”

  楚蕓一愣,慢慢回過神來,懨懨地說:

  “沒有啊,就是沒有胃口。”

  克來忽然想起了什么,湊到楚蕓耳邊小聲問:“老婆啊,你來月事了?”

  楚蕓心里一動,輕輕地搖了搖頭。她明白克來想的是什么。

  其實她這兩天心里煩的正是這件事。月事已經過了好幾天了,反應越來越明顯,幾乎可以肯定是有喜了。可她一點即將作母親應有的喜悅也沒有,連去買個驗孕自己測試一下的心情都沒有。她還籠罩在那天METRO大酒店總統套房噩夢之中,一想到肚子里的孩子,腦子里就浮現出蔓楓赤身體背銬雙手著大肚子的影子。她簡直被那天的恐怖經歷魘住了。

  克來見楚蕓搖頭,卻立刻喜上眉梢。他掰著手指頭掐算了半天,笑呵呵地轉向楚蕓:“老婆,你好像過時間了。是不是…”

  楚蕓見躲不過去,只好點點頭道:“是啊,過了一個多星期了。”

  克來高興的一拍大腿道:“嗨,都怪我粗心。這幾天你胃口不好、睡也睡不醒,我怎么就沒想到…”

  他眼珠一轉道:“你自己查了沒有?”

  見楚蕓搖頭,他急不可耐地說:“這樣吧,我出去買個驗孕,我們來驗一驗,好不好?”

  楚蕓臉一紅,輕聲道:“不要了吧,還是到醫院查吧。”

  克來一聽,連連點頭道:“好,好!那明天我就陪你去”

  那天夜里,克來格外地溫柔,鉆進被窩的時候,他摟著楚蕓熱乎乎的身體甜蜜地說:“老婆啊,是不是在星洲那次有的啊?我算著應該是那次…”

  那天夜里,他一直都小心翼翼地摟著楚蕓,連做夢都在笑。

  躺在克來溫暖的懷抱中的楚蕓卻是和他同異夢。她的腦海里不停地浮現出著大肚子的蔓楓赤身體背銬雙手被數不清的男人反復蹂躪的凄慘場景。只要她一閉上眼睛,耳朵里就不由自主地響起蔓楓那撕心裂肺的痛苦呻

  楚蕓在這樣的痛苦中煎熬已經有整整一周了。她吃不下、睡不著,連身體因懷孕而產生的異常反應都被她扔到腦后了。她不知蔓楓是落在了什么人的手里,也不知這些人為什么要如此暴地蹂躪她。她更想不明白蔓楓今天的悲慘處境是否與自己有關。但她知道,蔓楓是一個緝毒警,還是大伯父的妹。這其中的恩恩怨怨讓她想起來就不寒而栗。

  真正讓她寢食不安的是一個不停地出現在她的腦海的念頭:要不要把自己在METRO大酒店看到蔓楓的情況告訴克來和大伯父。她知道整個西萬家族都在瘋了一樣在找她。自己作為西萬家的兒媳,從道義上講,應該把那天看到的可怕情景告訴家里。

  但是,告訴了他們就能救出蔓楓嗎?而且,最要命的是,告訴了他們,自己在METRO的事就再也包不住了。說不定連上次和那個律師的事、愛逸夜總會的事、健身房的事、甚至和博明的事都會一連串地被牽出來。那時候等著自己的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再說,那天晚上伺候完那個老男人之后,文叻絲毫沒有難為自己,確實痛痛快快地放自己走了。走之前還戀戀不舍地和自己告了別,甚至把以前所有的視頻資料都還給了自己。看來他們真的是放手了。如果自己現在出來指證他們,也許等不到西萬家族動手…她一下想起了那神秘的健身房、想起了赤身體繩捆索綁著大肚子的蔓楓,想起了那一群如狼似虎的男人,不由得淚面。

  楚蕓就在這難以言表、無以名狀的痛苦煎熬中又度過了一個不眠的漫漫長夜。

  當窗簾上出現一絲亮的時候,她的腦海里浮現出一個模模糊糊的念頭:也許應該再去見見小姑媽茵楠…

  第二天一早,克來就陪著楚蕓去了BK醫院,直接去找拉馬博士。博士聽了他的敘述,簡單問了楚蕓幾個問題,馬上給她開了單子,讓她驗血驗。取過過血,夫倆坐在VIP休息室里等候結果。克來一副坐立不安的樣子,楚蕓卻還是打不起精神,一副昏昏睡的樣子。

  忽然,克來的手機響了。他不經意地掏出手機一看,馬上變了臉色。電話是父親沙瓦打來的。這幾天,大伯父頌韜出訪,不在國內,政事和家事都交給了大姑父文沙和父親全權處理。這兩天,父親早出晚歸,雖然同住在一所宅子里,但他已經好幾天沒有見過父親的面了。克來知道,自己的直接上司是大姑媽瑤帕,如果沒有特殊的事情,父親不會直接打電話找自己。

  果然,克來一接電話,沙瓦就在電話里問他:“你在什么地方?為什么沒有去上班?”

  克來趕緊解釋:“我陪楚蕓在醫院,忘記請假了。”

  沙瓦并沒有和他計較,連楚蕓為什么上醫院都沒有顧得問,而是急急地對他說:“我現在首相府,和你大姑父在一起。這邊情況有點不對頭,軍方有異動。大街上出現了大量軍車,還有裝甲車,道路已經被封鎖,出不去了。我問了集團總部那邊,也出現大批軍人,而且都荷實彈,街上都戒嚴了。家里的情況不明,電話沒有人接。你趕緊回家,看一看那邊的情況,盡快給我個電話。”

  克來一聽,不驚得臉都白了。他回頭對楚蕓說:“外面情況好像不太對頭,爸爸讓我回家看看,你和我一起回去吧。”

  楚蕓一愣,猶豫道:“結果馬上就出來了。要不然你先回去,我等拿到結果就回去。”

  克來想了想點頭道:“這樣吧,你在這里等結果。結果出來馬上給我個電話。你哪里也不要去,就在這里等我回來接你。”

  見楚蕓點頭答應,他趕緊急急忙忙地走了。

  他的車一上大街,馬上就發現情況確實不對。剛才還熙熙攘攘的街上此時已經行人稀少,大隊的軍人荷實彈,隨處可見,重要的路口都有坦克把守。他鉆小路把車開到離家還有兩條街的地方就被持的士兵擋住了。他家所在的街道已經戒嚴,只許進不許出。

  克來心急如焚,家里老母親不知情況如何。他找了個地方把車停好,試著打家里的電話,果然連撥號聲都沒有。他心里更著急了,急忙下車,步行穿過士兵的封鎖線。進了家門,看到老母親和家人都安全無恙,他這才松了口氣。

  急忙打開電視,所有的頻道都在播送武裝部隊總司令桑迪將軍的聲明:軍方發動了政變,解散現看守政府,成立軍方臨時政府接管政權。解散執政的愛國,暫停行憲,一個月內召開臨時國會…

  克來當時就懵了。他呆呆地愣了足有一分鐘,這才想起馬上給父親打電話報平安。剛放下電話,他突然想起,楚蕓還在醫院等著自己,趕緊手忙腳地把電話撥了過去。誰知楚蕓的電話關機。打電話給拉馬博士,博士一接電話馬上恭喜他,告訴他,楚蕓確實是懷孕了。可當他問到楚蕓是否還在那里時,他卻告訴克來,楚蕓拿了結果,剛剛走了。

  克來馬上起身去找楚蕓,可沖到門口,就被外面的軍人擋了回來,無論他怎么央求,就是不讓他出門。他心如坐針氈地在家里等,等到午飯,沒有楚蕓的消息,電話打了無數遍,可她就是不開機。他設想了無數種可能。也許是她的手機沒電了,也許她看到街上的混亂情況,自己到找地方躲起來了。他打了無數個電話,楚蕓娘家以及所有的親戚朋友家都找遍了,可就是沒有楚蕓的消息。他真的開始擔心了。

  他心急如焚地等到晚飯時間,還是一點消息也沒有。他終于坐不住了。外面的軍方封鎖線還沒有撤,他試了幾次,說盡了好話就是出不去。萬般無奈,他只好打電話給小姑媽茵楠,把楚蕓懷孕和去向不明的消息同時告訴了她。

  茵楠聽到這兩個消息,當時就急了。好在她那里還可以行動自由。她馬上動員所有人力,四出去尋找楚蕓的下落。一天一夜過去,所有楚蕓可能落腳的地方都找遍了,她仍然杳無音信。茵楠親自找到沙汶偵探所,請沙汶先生幫助尋找楚蕓,包括調查楚蕓當天的手機通話記錄和WY城所有酒店入住的情況。

  整整三天過去。WY的酒店查了一遍,卻根本沒有楚蕓的行蹤。楚蕓的手機通話記錄也調來了,當天,她一個電話都沒有打,也一個電話都沒有接。實際上,當天上午十點,她的手機號碼在運營網路中就消失了,而且再沒有出現。而那正是克來離開她半小時之后。

  真是屋漏偏逢連雨,楚蕓就像人間蒸發一樣,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莫名其妙地失蹤了。

  (大結局)
上一章   豪門女奴   下一章 ( 沒有了 )
SM日記弗萊徹太太初戀再現之注初戀再現之決水鏡百花美人瑞龍和舂香鄰家女孩(心山崖下的獸人五夫一妻的幸克絲的隱秘生舂麗的故事
盒子小說網為您提供由大嘴貓最新創作的免費熱門小說《豪門女奴》第47章 人間蒸發-大結及豪門女奴最新章節第47章 人間蒸發-大結局在線閱讀,《豪門女奴(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豪門女奴的免費熱門小說,請關注盒子小說網(www.683638.live)
网络捕鱼99炮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