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寡失敗以后》第178章終戰完及《守寡失敗以后》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盒子小說網
盒子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盒子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守寡失敗以后  作者:櫻筍時 書號:49824  時間:2020/5/24  字數:8151 
上一章   第178章 終戰(完)    下一章 ( 沒有了 )
  陸膺收到的急報是視泰吉抵死傳來, 北狄大軍盡出,兵臨城下, 以氐羌的兵力, 無論如何也支持不住,氐羌乃是如今的西域商道所在, 更是鎮北都護府的有力盟友,不論是基于利益,還是基于道德, 鎮北都護府都必須出兵相援。

  便是陸膺也不得不嘆一句:“赤那顏,當真是老而彌堅!

  赤那顏就算內心深處不相信什么天意,若北狄上下人人堅信,他也不能逆人心而動,故而, 他集結大兵, 揮師氐羌, 這是在鎮北都護府出兵戰。既避開了北狄人心所懼之處,又實現了他實質南征的意圖。

  根本不必遲疑,陸膺很快做了決斷, 起了大半糧倉,分兵一半西向而去, 另一半由話嘮統率, 護衛尚未最后完工的新徑關。

  北狄出人意料的出兵氐羌無疑令整個亭州大大小小的商人十分緊張,所有人都在擔憂戰局走向,西域商道會否因此中斷, 還是都護大人能大展身手,擊敗北狄,徹底掃清商道通暢的阻礙。

  而在所有人都密切關注戰局消息之時,陸膺的傳訊卻忽然中斷,這是一個極其不好的信號,令亭州上下極為緊張,是夜,王登幾乎是拖著一身傷勢不要命地沖進了軍營,向岳欣然直直報訊:“司州大人,吐谷渾反了,聯合北狄設下陷阱,視泰吉戰死,都護大人下落不明!

  這句可怕的話不知在他心中翻滾了多少次,一氣說出之后,他直接就昏厥了過去,向意晚施針、灌藥俱無反應。

  而岳欣然的心更是沉到了谷底,話嘮連續派出十余支斥候西向而去,卻沒有一人回來,這本身就足已說明問題。

  岳欣然怔怔看著還未完工的新關,心痛得難以成言。

  陸膺,你究竟在何處呢?

  可她從來不是放縱自己沉溺于傷悲秋之人,很快做了決斷:“華將軍,你率大軍往西去救都護大人!

  話嘮心中一般難過,聞言卻直接搖頭,斬釘截鐵道:“司州大人,都護大人留我下來之時,命我立過血誓,不論發生任何事情,絕不能離開,務要護衛您的安全!”

  啊,原來你出兵之時,是不是就已經想到了可能會出現現在這情形?你卻依舊只想著我的安危?

  岳欣然卻是揮手笑了笑:“華將軍,我的提議并非一時沖動,亦非是只為都護大人的安危,實是為全局考慮。

  氐羌那頭,無非兩種情形,若是理想一些的情形,都護大人或許受傷,或許受困,不過暫時通訊中斷,華將軍你率兵前往,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協助都護大人掌控情勢,一舉奠定勝局,若是順利,這短短功夫之內,我的安危根本就不必心;

  若是最差的情形,都護大人或許已遇不測!

  說出這句話時,岳欣然口氣平靜,話嘮卻已經紅了眼眶,他難過至此,司州大人一介女子卻還要擔負局面,不能悲傷,話嘮深一口氣,收斂情緒,只聽司州大人剖析局面,決定接下來如何行事。

  “便是大軍在氐羌境內全軍覆沒,華將軍你也必須要去收拾殘局,盡量占據關卡,若是那樣的情形下,徑關守與不守,已然意義不大,我會疏散整個豐安新郡的百姓,全部撤回亭州城以南。即使那樣,只要有西域商道在手,鎮北都護府踏平北狄、東山再起,也只是時間問題。

  否則,失了西域商道,氐羌那頭無人牽制,北狄大軍極有可能掉頭來打徑關,這工事不知能否完成,華將軍便是你不去氐羌,此地亦無把握可以守住,一樣是要放棄豐安新郡,卻白白錯失了鎮北都護府最大的財源,扼殺了報仇雪恨的最大機會。

  華將軍,西去氐羌救援,非是為兒女情長,乃是為家國天下,你可知道?”

  話嘮再也忍不住,跪倒在地痛哭失聲:“華亭知道了!

  他伏倒在地,泣不成聲:“司州大人,你…你定要好好保護自己,華亭便是豁出性命,也必奪回氐羌之地!”

  這是司州大人以自己的安危為代價換來的西境,縱他一死,若能換回,又何足惜?

  華亭起身,掉頭直往軍營集結兵士,卻有人在岳欣然身后冷嘲道:“呵,非是為兒女情長,乃是為家國天下?”

  岳欣然終于難掩神情中的黯然,終于坦陳道:“是為家國天下,亦為兒女情長!

  明明不過一段開放的關系,她以為,與陸膺的人生,一段相逢,不論如何結尾,彼此皆能坦然以對,卻在真的知道他生死未卜之時,這樣…痛楚,痛楚得不像自己。

  岳欣然收拾了心緒,轉頭向來人道:“晏先生,我要在最短的時內修好徑關,你可有法子?”

  不知是否這樣的岳欣然太過奪目,竟叫晏清第一次收起了那些冷嘲熱諷,淡淡道:“有。只需一月,可令徑關大成!

  就是趕來的大衍與宿耕星,在聽到這個答案之時,無一不精神大振,這是這段時以來最好的消息了。

  便是岳欣然也長松一口氣:“多謝先生!

  若是半月之內能有徑關相守,北疆至少多了幾分守下來的把握,雖說做好了必要時不得不放棄豐安新郡的打算,但以岳欣然的性格,那只是給話嘮的說辭,她的內心深處,陸膺曾向豐安百姓做過承諾,不叫北狄馬蹄踏上北境,既然陸膺不在這里,那這個諾言合該由她來完成。

  宿耕星看著她的神情,忽然就明了她的想法,嘆道:“司州大人,不枉豐安百姓這樣待你;豐安百姓…不枉司州大人這樣相待!

  岳欣然尚自不解,大衍卻頌了一聲佛號:“華將軍大軍集結,豐安百姓聽聞他是去救都護大人,紛紛來送米糧,百姓源源不絕,阻官道,我看,那空下的糧倉,只怕很快又要了!

  岳欣然不由笑了,但不知為何,這笑容之下,眼中猶有淚光。

  這一,華將軍大軍西去支援,抵御北狄,整個豐安百姓都知道,徑關已經沒有了防守的大軍,他們卻依舊默默地將米糧源源不絕地向大軍送去,前來送行的百姓綿延數十里,直叫這些兵士個個淚沾襟,不破北狄都對不起這樣的鄉親!

  送走大軍之后,百姓們并不離去,他們自覺地帶上農具家什,白便幫著徑關修建打雜,晚上便在墻下湊和。

  岳欣然遇到他們,偶有問起,靦腆的百姓卻是說不上什么大道理:

  “咱家有地,今歲沒有賦稅,家里米糧多哩!

  “都護大人保家衛國陷在了西邊,合該去救啊,不然哪去找這么好的都護大人!”

  “將士們也是俺們百姓人家的娃,他們守得關城,俺們也守得!

  在這樣質樸的話語中,整個徑關以一個驚人的速度在成形,那個整里冷嘲熱諷的老胡兒悄然不見,只有一個每不分晝夜、步履匆匆出現在關卡各處的晏先生,他言簡意賅,卻每每切中要害,他隨口而出的卻是許多匠人一生都見識過的東境敷料,西域磚石,在這種幾乎令人目眩神的揮霍中,岳欣然才恍然瞥見這位流離一生的營造天才是如何覽東西、博采眾長,又是如何將他一生的智慧與財富變成磚石,凝固在大魏的北疆之上。

  每個人都傾盡努力保家衛國,岳欣然更不可能置身事外,晏清與許多工匠、百姓的方式是修建徑關,岳欣然與大衍卻構建了重重保障,要叫他們的努力絕不白費。

  他們其實許久沒有坐下來交談過,可卻覺得,這座關卡里所有人,從來沒有這樣的親近過,這座關卡里的忙碌光中,亦沒有半分焦慮,只有非常奇異的平靜與祥和。

  劉靖宇前來報訊:“司州大人,我等在望遠鏡中看到,大軍近徑關,看服飾…怕是北狄大軍!

  眼淚在他眼中打轉,他實在是不明白,亭州百姓已經這樣努力了,為什么老天爺這樣的不開眼,哪怕再晚一些,再晚幾也好!

  晏清恍惚中鬢間新添的白發,淡笑道:“司州大人,看來,這徑關是完不成了!

  岳欣然卻問他:“晏先生,還要多久才能完成?”

  晏清一怔:“半月,不,十,棄掉所有內城布置,先保證外城,只要十便可完成外城,屆時一邊御敵,一邊修城!”

  岳欣然起身道:“好,那便再為先生爭取十!

  岳欣然站在爬上高塔,用望遠鏡北眺而去,北狄大軍浩浩,身著縞素,左賢王的狼旗高高飄揚,那是復仇之幟。

  左賢王膝下無子,唯一的外甥幾乎傾注他大半心血,赤那顏不肯為他報仇,那他便在赤那顏大軍西征之,發盡整個北狄可發之兵,直奔徑關而來!

  岳欣然忽然想起年幼時,長在老頭兒膝下,彼時,她一個異世的靈魂困在一具孱弱的幼兒身軀之中,還要聽那些什么君子仁德,她極為不耐,可是,隨著年歲增長,真的知道老頭兒一生經歷時,不知不覺,她也隱約有了老頭兒的模樣。

  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她曾想,最好不要由她打開魔盒,將更多的血腥與酷烈帶到世上,可是,現在,她的身后有要護衛的百姓,忽然想起老頭兒臨終那些遺憾,如果為眼前大義而負萬世惡名,那便由她來做吧。

  洶洶而來的北狄大軍,在一陣轟隆聲響之中,原本靜靜淌的漠河看起來已經出河,只剩下清淺一彎,可是,當河在轟隆聲里山崩地陷,出現一個巨大的缺口之中,所有人才知道,看似平靜溫柔的河之下,蘊含著多么可怖的力量。

  左賢王麾下精銳歷經過千征百戰,這樣可怕的天罰之前,已經做到了冷兵器時代的反應極限,立時掉頭,直朝高處避去,即使這般,也有半數大軍被洶涌洪沒,山崩地陷,河改道。

  遠遠看著這一幕的可汗大軍幾乎人人戰栗,那個曾經在軍中傳、被可汗悉數處斬的瘋軍所說的又在耳邊回想:這一次,天神站在大魏那一邊。

  天罰,如果不是天罰,怎么會出現眼前這一幕,左賢王大軍眼前就要兵臨漠河,涉水直接攻下那座未完成的關卡,卻忽然山塌地陷,漠河改道?

  洶涌的漠河這一次自狹窄的舊關遺址奔涌而過,仿佛一道臨時的護城池,叫北狄大軍上前不得。

  左賢王披散頭發,撕心裂肺的號哭響徹天地,那是錐心裂肺的痛失,更是因為知道,這痛失背后非是人禍,乃是天意的畏懼。

  “父汗,我們…要折返龍臺山么?”忽楚怯懦地問道。

  赤那顏看了這個最小的兒子一眼,冷笑道:“我將陸膺扔給吐谷渾,留下你三兄斷后,可不是為了回龍臺山安享天年的!

  他必須要在陸膺收拾西境,回援亭州之前,速速拿下亭州,真正實在北狄南下之志,真是可惜,這個四兒子一點也不成氣候,希望闡于能在陸膺手下活下來吧,若他能活下來,這可汗的大位便是他的。

  在全軍上下心神不定之時,赤那顏隔水看著那座即將成形的關卡,即使這樣遠遠看去,也為它的設計與形制感到驚嘆,這樣幾乎絕難攻破、即將完工的邊關雄踞,赤那顏面上卻出一個志在必得的笑容:“傳令,繞道大漠,向亭州進發!

  十之后,當北狄可汗的大軍出現在徑關之下,出現在眼前的,果然是一座雄偉到生不出攻破之心的宏偉關卡。

  赤那顏卻長松了口氣,大笑道:“孩兒們,準備好入城的慶功大宴吧!”

  ————

  是夜,百姓之中,有人忽然悄悄起身摸向晏清的住所,這一,因為徑關在北狄大軍抵達之前完工,上下慶,勞累這些時,眾人皆在歇息,竟無一人覺察。

  晏清冷冷問道:“誰?”

  油燈亮起,一張熟悉的面孔出現在眼前。

  “不曾料想孫尚書會屈駕登門,只是這身打扮,孫尚書也未免太簡簿了吧?”這番嘲諷卻沒令孫之銘變。

  他只微微一笑:“晏先生?或者可汗座下的御用國師,傳授北狄地道修筑之道的傳奇,你我皆有不得已,又何必相互鄙薄呢?”

  晏清面色十分難看,但他卻一個字也沒有反駁。

  孫之銘卻是一副推心置腹的架勢:“昔年你為上皇潛伏北狄,籌謀十數載,結果如何?北狄可汗略略挑撥,你便闔家被抄沒,只剩下一個侄女還落了教坊司,更不必說離子散,難有天倫,你不是早說已非大魏之人了么?何必還要為大魏操勞?倒不如為你自己的兒多多打算!

  說著,孫之銘推過兩副畫像,上面兩人,一個女奴打扮,目不視物,另一個,卻正值壯年,不知何故,眉宇間卻多小心謹慎,全無年輕人的神采飛揚。

  晏清問:“你們想要我如何做?”

  孫之銘笑:“只要你將開關令牌給我,他們便能再回到你身邊!

  ————

  這一夜,一樣有人來扣岳欣然的門。

  她起身一看,卻是一個許久未見,也從來未曾想見的人,杜豫讓。

  昔日名動京華的貴公子一身是傷、形容狼狽,卻只直直看著岳欣然道:“昔日徑關大火,景耀帝曾得報訊,亭州有內,密謀殺害成國公奪取徑關,但他與家父商議之后,卻將這個消息下了!

  岳欣然看著他,忽然問道:“封先生如何?”

  杜豫讓卻忽然仰天大笑,聲如鬼哭:“我全家斬首,連四歲稚兒貴為皇子都未曾放過,封書海給帝王做刀,還能有何下場!”

  這番話仿佛開啟了什么魔咒般,嘈雜的腳步紛繁踏來。

  “司州大人,北狄人入關了!”

  杜豫讓神情一凝,他從來沒有想過,他視作報仇唯一一線希望的亭州,竟會在他抵達之時,出現這樣的變故,他再次長笑如哭:“哈哈哈哈哈哈,報應!俱是報應!”

  岳欣然卻懶得搭理他,只吩咐道:“安排城中所有軍民官員悉數撤離!

  劉靖宇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們不與北狄巷戰嗎?就這樣將徑關相讓…豐安新郡的百姓怎么辦?!”

  岳欣然言簡意賅“按我說的辦!

  撤退之中,有太多的震驚與難以理解。

  杜豫讓哈哈笑道:“當斷則斷,不愧是女中英豪!你看,你明明救了這些人的性命,他們卻恨你哪!陸膺戰死,你不若隨我結伴…”

  “誰同你結伴!”一聲怒喝響起,卻是風塵仆仆的都護急馳而至,看著這情形,便知這些人與岳欣然生了齟齬,他立時道:“司州大人是為西域的緣故,派兵增援,才致使北狄趁虛而入,亦是為了各位安危才下令放棄徑關;徑關之失,責任在我,現下西境已平,氐羌族人戰死凋零,我命話嘮鎮守,氐羌與吐谷渾北地皆歸都護府,大軍如今回轉,奪回徑關,亦非難事!

  陸膺這番話里信息含量極大,眾人幾乎是極艱難才消化完這信息。

  岳欣然卻忍不住道:“誰說我將徑關拱手相讓的?”

  就算看他安全歸來,內心實喜,岳欣然也不愛聽有人往她身上扣鍋,尤其這人還是陸膺。

  陸膺怔愣間,忽見山岡之上,有燈火閃動,下一瞬間,便見幾個燃著火的氣囊升起。

  樂姬恍然道:“原來你要皮筏這樣用!”

  借著風力,熱氣球移動到徑關上空,下一瞬間,數個火把投擲而出,轟隆巨響猶如禮炮,響徹天地,岳欣然淡定地向震驚的陸膺與一眾將士道:“此計本是與晏清晏先生商量,恭賀都護大人大軍凱旋!”

  眾人登時回過神來,笑逐顏開:“對對對,恭賀都護大人大軍凱旋!”

  徑關城池是極其堅固的,且為了趕工期,城內幾乎沒有任何遮蔽,此時便仿佛一個密閉的罐子,炸得高空的熱氣球都搖擺不定,更不要說進城正在慶賀南下成功的北狄大軍。

  當城門終于打開,哭爹喊娘的北狄大軍直朝北去,呆愣出神的將士才在在陸膺的命令中回過神來:“都愣著做什么!追!”

  哦哦哦,總不能回頭計寇首的時候,司州大人一人殺得比他們都多吧,那樣臉都不能要了!

  是役,北狄可汗死于徑關之中,北狄四分五裂,數百年前,再未成氣候。

  因鎮北都護府開土之功,景耀帝平定東境之后,詔令陸膺進京,然而,這位功勛赫赫、鋒芒蓋世的都護大人,卻稱病不朝,天下皆知,鎮北都護府不在帝室掌控之內。

  只有景耀帝知道,那封稱病的奏折背后,只有一行字:“父兄大仇,此意難平;深念嚴誨,君生不叛!

  伺候起居的內侍從來沒有在景耀帝面上看到過這樣憤怒與愧疚,背叛與挫折織的神情。

  杜豫讓透的消息,在晏清處已經得到證實,當初雖然晏清已對大魏厭棄,終究不忍看故國受累,借昔日諜報渠道遞出了消息,可朝廷卻沒有任何動靜,直至徑關大火,成國公父子罹難,家國之大不幸,無過于此。

  父兄的大仇本不可不報,可是陸氏家訓,忠君愛國,陸膺做不出起兵反叛之舉,但他亦不肯就此繼續稱臣,陸氏的恩澤也只到景耀帝身上,陸膺只承諾,景耀帝活著的時候,他陸膺不叛,至于景耀帝死后,那便再說。

  景耀帝除去了自己的母族兼親族,唯一略有心的近臣忽然反叛,茫然四顧,孤家寡人之感再度涌上心頭,帝王之尊,若有三世權臣手握兵符在側,如何安枕,這種心思是極難向陸膺挑明的,正因為不能挑明,才更叫景耀帝憤怒挫敗。

  景耀帝不知想到了什么,表情漸漸陰冷,他翻開內探關于鎮北都護府的密報…如今東境大勝,國庫雖不充盈,但積蓄一些時,未見得不能另有作為,昔日成國公手握兵符,他都不能容忍,更何況帝國西域出現這樣一個虎視眈眈的逆臣!

  那個叛字,實是深深刺痛了他。

  那不叛二字,更像是對景耀帝的施舍憐憫,而非基于忠誠。

  景耀帝悒地翻著密報…鎮北都護府處置孫林二氏,令他們分宗散支…呵,陸膺當真是睚眥必報,朕還該謝他高抬貴手了?

  …鎮北都護府自今歲起,取消所有十畝以下農田賦稅…哼,不過是借著朕給你的五載免收稅賦的余澤,當初是誰給一地封疆?

  …鎮北都護府一年商稅已然近大魏全境賦稅…鎮北都護府如今疆域覆蓋北狄、氐羌與吐谷渾之地,若打開堪輿圖,其疆域已經隱約超越大魏。

  且百姓愛戴、廣西域諸邦、甚至還有番邦為求鎮北都護府庇佑而俯首納貢…

  轟隆一聲響,內侍們急急入內,卻見御案翻倒地,卷冊撒一地,景耀帝手上血如注,可他卻神情猙獰渾不覺痛,面上的憤恨與不甘最后悉數化為無力。

  陸膺非但是羽翼已豐,甚至應該說,他已經扶搖在天,昔日給他那個鳳起的字,竟真是金口玉言。不,應該說,成國公給他定下的那門親事,才是真正的鳳起之翼…

  小心翼翼收拾完的內侍們倉皇退出,關上宮門,只留景耀帝一個頹然枯坐在御座之上。

  史載,魏仁宗因多年操勞、憂憤成疾,英年崩殂,哀帝年幼繼位之后,十內侍把持朝政、倒行逆施,次歲宮中大,哀帝挾持中崩,天下大,盜匪四起。

  太宗遂兵發亭州,平定天下,定國號曰成,追先成國公為。越十年,太宗平梁定陳,遂天下大安,敕后為太宰,封四海侯。

  翌年,建凌煙閣,畫二十四功臣像,其首便為后像,太宗有言,開朝定鼎,后居首功。

  有詩云,請君暫上凌煙閣,亦有巾幗萬戶侯。

  作者有話要說: 這本非常感謝大家的支持!如果要寫征戰天下,感覺篇幅實在太過拖沓吧。

  要感謝很多基友,一開始這個故事只是在書屋里我隨口講的一個梗,有兩個可愛的基友聽得非常專注,催促我把它寫下來,才有了這本守寡。這本里面,我期望表達了另一種現代女在古代生活的視角,雖然有理想化的成分,但確實是我認為穿越故事應該有的不同態度,但是對于歷史角度,原諒我這個工科生,文化太少,補課學習之后再來嘗試吧。

  回頭會有萌萌的番外陸續更新到微博【晉江櫻筍時】大家關注mua! (*╯3)
上一章   守寡失敗以后   下一章 ( 沒有了 )
她迷人的無藥男主他人老農女喜臨門我成了掉包富818那個嫁七零之女子擔穿書后繼承億完美白月光的腹黑狂女:傾農女財迷小當帝國吃相
盒子小說網為您提供由櫻筍時最新創作的免費穿越小說《守寡失敗以后》第178章 終戰-完及守寡失敗以后最新章節第178章 終戰-完在線閱讀,《守寡失敗以后(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守寡失敗以后的免費穿越小說,請關注盒子小說網(www.683638.live)
网络捕鱼99炮游戏下载 青海11选5昨日走势图 甘肃十一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白小姐app资讯下载 陕西的十一选五走势图大乐透 贵州快三助手下载安装 幸运28开奖结果查绚 快乐双彩今晚开奖 福彩快三预测 福建36选7第20006期开奖结果 十种投资理财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