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的種植指南》第103章他們的未來及《妖精的種植指南》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盒子小說網
盒子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盒子小說網 > 綜合其它 > 妖精的種植指南  作者:Jenni 書號:49831  時間:2020/5/24  字數:12455 
上一章   第103章 他們的未來    下一章 ( 沒有了 )
  ——一個月后。

  楓樹街第一小學秋季第三屆暑假親子文藝匯演正在火熱召開中。

  家長們領著各家的孩子們走進操場,校園一時間變得熱鬧非凡起來,就連秋蟬的鳴叫都被這聲笑語淹沒了。

  操場一側搭起了臨時的舞臺,等下每個班的小朋友都要出一個集體節目,上臺表演。

  二年三班的表演項目是舞蹈。

  班上所有的女孩子都穿著各種顏色的公主蓬蓬裙,男孩子則要穿酷酷的黑上衣配牛仔。

  此刻,小朋友正排著長長的隊列,等美術老師董冰給大家挨個兒化點淡妝。

  很快,隊列就排到了夏小白。

  夏小白正舉著手里的仙女,沖董冰老師咧嘴一笑,還拎起裙擺行了個完全不標準的禮。

  “冰冰老師!”他高興道。

  董老師面無表情地看他。

  “哦,是你啊!

  “老師!”夏小白興奮地舉手“給我畫得好看一點好嗎?”

  董冰沉默了一下:“嗯,你放心吧!

  幾分鐘后,妝畫好了。

  董冰老師仔細欣賞了一下自己的作品。

  化完妝后的夏小白就像年畫里出來的小人,臉頰紅得就跟猴股,額頭上還涂著個小紅點。

  “…”好吧,她承認自己的確有點故意惡搞的意思。

  沒辦法,她只要一看到夏小白這孩子,就忍不住稍微欺負他一下,誰叫他每次的反應都那么有趣呢?

  她忍著笑,抬手給夏小白遞過鏡子。

  “你看看吧!彼。

  夏小白只看了一眼,頓時瞪大眼,一臉震驚。

  “那個,冰冰老師!彼嬷口喃喃道。

  董冰一臉心虛:“怎么了?”

  夏小白眉頭緊鎖,抬頭看向董冰:“我覺得,我現在好漂亮怎么辦?”

  董冰:“…”她無奈地彎起角:“你開心就好!

  …

  化完妝的女孩子們便聚集在一起,嘰嘰喳喳地議論著誰的裙子好看,有的說白曉瑜的好看,有的說夏小茉的好看,還有的說夏小白的是最可愛的。

  最后,她們的結論是,裙子好不好看是次要的…顏值才是最重要的!

  白曉瑜扯了扯自己白色小仙女紗裙的裙擺,不停地偷瞄身邊的夏小茉。

  夏小茉今天扎著雙馬尾,穿著一身純黑色的高綁帶連衣裙,頭上還戴著個尖尖的惡魔角,儼然一副哥特蘿莉的打扮。

  “小茉,你今天這身衣服好可愛!卑讜澡つ樜⑽⒁患t,小聲道。

  夏小茉回頭瞟了一眼白曉瑜,微微蹙眉低頭看了看身上的裙子“是嗎?”

  白曉瑜用力點頭。

  夏小茉摸了摸下巴,然后抬手摸了摸白曉瑜后背的裝飾物,平靜道:“嗯,你這個翅膀也可愛的!

  白曉瑜目光呆滯地看了看自己身后的白色小天使翅膀。

  …、翅膀?

  …

  此刻,一旁的齊福浩小朋友正緊繃著一張小臉,對著臺本喃喃有詞。

  他穿著一身小燕尾服西裝,戴著個紅色領結,打扮得十分正式。

  原來,他先前被簽選中當這次文藝匯演前半場的主持人,等下就要輪到他上臺了。

  結果他一緊張,好不容易背下來的臺詞竟然全忘了,只記得開頭一句“各位領導、家長還有老師和同學們大家好”

  閉著眼背了半天,齊福浩一睜眼,卻看到穿著白西裝,扎著藍領帶的夏小畫正在目不轉睛地看著自己。

  原來,夏小畫也被簽選為了這次的主持人。

  說起來,之前對臺本彩排的時候,班上好多小同學都一臉震驚。

  他們還以為夏小畫是啞巴呢,沒想到他居然真的會講話,而且聲音還好聽。

  “你干嘛?”齊福浩一臉警惕。

  夏小畫舉起手里的便簽本:“你緊張嗎?”

  齊福浩愣了一下:“嗯…是有點吧!

  夏小畫飛快地寫字:“不用緊張。等下我會站在你旁邊,你要是忘了臺詞,我就小聲提醒你!

  看到這行字,齊福浩頓時一臉感動。

  夏小畫,你果然是個好人!

  于是他握住了夏小畫的手腕用力晃了晃,激動道:“嗯!謝謝!待會兒我就全靠你啦!”

  夏小畫卻表情平靜地伸出手,還勾了勾食指。

  齊福浩不解:“干啥?”

  夏小畫舉起本:“給我你的一頭發!

  “頭發?要我頭發干嘛?”

  “拿回我的母艦,研究地球人的基因!

  齊福浩頓時瞪大眼看向夏小畫,一臉驚恐。

  “你果然是外、外——”他結結巴巴了半天,也沒說出“外星人”三個字。

  結果,夏小畫卻忽然勾起角,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淡淡道:“不用怕,我開玩笑的!

  然后,他就背著手大步離開了。

  齊福浩:“…”他一臉茫然地望著夏小畫的背影。

  呃…他這又是被耍了?

  …

  很快,派對化妝的隊列漸漸地縮短了。

  給隊伍末尾的小朋友化完妝后,董冰老師便高聲道:“還又誰沒化妝的么?”

  大家面面相覷了一番。

  夏小茉忽然舉起手:“夏小蔥沒在!

  董老師愣了一下:“小蔥呢?”

  就在這時,不遠處的舞臺音響后邊忽然傳來一聲弱弱的呼喚:“…我在這里!

  所有人扭頭看去,便看到一個腦袋悄悄地從音響后探出。

  見大家都在看自己,那腦袋頓時害羞似的迅速地縮了回去。

  董老師擺手:“來,出來,化妝了!

  音響后頓時傳來一個不情愿的聲音:“哦,知道了!

  隔了一會兒,夏小蔥才磨磨蹭蹭地挪動著腳步,從音響后邊走了出來。

  只見他臉頰通紅,身上穿著一條深紫的紗裙,下面穿著一條白絲襪和小黑靴,頭上還戴著一頂圓禮帽。

  “我…我不喜歡這身衣服!

  他小聲嘀咕著,紅著臉低頭扯著自己的裙擺,盯著地面,好像恨不得立刻從地上盯出個來好鉆進去。

  董冰:“…”她忽然想起,之前負責舞蹈指導的林老師說過,這個班的女孩子少,男孩子多,于是就讓幾個男孩子代替女孩上場。

  原來,林老師說的男孩就是夏小蔥。

  夏小蔥穿這身衣服可以說是毫無違和感。

  他原本就長得非常像女孩子,身材纖細皮膚白皙,瓜子臉大眼睛,此刻穿上這身衣服,簡直完美。

  看到這眼前的一幕,被萌出一臉血的董冰頓時忍不住默默地給負責租借服裝的老師點個贊:干得好!

  不過,見夏小蔥一副窘迫到不行的模樣,董老師還是有些于心不忍,于是便咳了一聲,清了清嗓子安慰道:“別怕,你看,陳英歌不是也跟你穿得一樣嗎?”

  她說著,便指了指一旁的陳英歌。

  陳英歌身上也穿著紫的連衣裙,跟夏小蔥的是同一個款式的。原來,舞蹈老師見他長得紅齒白十分可愛,也讓他作為女孩子上場了。

  陳英歌這會兒正背對著他們,悄悄地偷拿了桌子上的口紅,學著老師的樣子給自己涂口紅。

  聽到董老師點自己名,他嚇了一跳,連忙把口紅藏在身后,氣地吼道:“對呀!灑家跟夏老弟是情侶裝呢!”

  見他的嘴涂得一大片鮮紅色,蹭得臉頰上都是,班上膽小的孩子頓時嚇得叫了起來。

  董老師:“…”她面無表情地吐槽:“你這是吃了死孩子么?”

  陳英歌一臉懵:“…?”

  …

  此時,夏念正從隔壁的高中的招生處辦公室出來。

  原來,她剛剛給家里的兩只動物小妖辦了這所高中的的入學手續。

  這所位于楓樹街一小隔壁的楓樹街一中,就跟楓樹一小一樣,學校里都有修真協會妖權益促進部的成員。無論是什么原形的妖,只要人類形態的年齡符合標準,那么只需要填寫一系列資料,再通過簡單的入學考試后,就可以辦理手續正式入學了。

  為了上學方便,夏念還給松鼠狗蛋換了個名字,姓氏隨他自己原先的師父胡墨離,改叫胡小松。

  至于貓妖,他很喜歡自己原先那個名字“黃尚”所以就暫時不改了。

  一想到以后上學時,老師上課喊他回答問題,都要大叫一聲“皇上你來回答一下”夏念就憋不住想笑。

  辦完了入學手續之后,兩個少年就又去總務處領了秋季校服。

  換上這身運動服套裝后,兩人儼然化身成了高中生形象。

  夏念欣賞了一下兩人的打扮。

  不得不說,兩人的長相太過惹眼,還真不像個普通的高中生。

  尤其是松鼠妖,他此刻變成了棕頭發棕眼睛的少年,皮膚白得透明,一笑起來還有兩個酒窩,看起來甜甜的。

  而貓妖黃尚則依舊是平時黑發少年的模樣,一頭黑發凌亂地擋住半只眼睛。他眉頭緊鎖地扯了扯寬松肥大的運動,用一副愁眉苦臉的表情嘀咕了一句“難道布料不要錢么”

  夏念伸手拍拍他們的肩膀,微笑道:“恭喜你們,成功跳過了九年義務教育——再過三年,你們就可以去參加高考了!

  之后,夏念便帶著他們離開了楓樹一中,前往隔壁的楓樹一小觀看小家伙們的文藝匯演。

  剛到大門口,她就看到夏小畫正在門口發節目單。

  夏小畫本來就長得有幾分混血氣質,此刻穿著襯衫扎著領帶,還真有幾分可愛的帥氣,惹得幾個路過的家長頻頻投去帶著笑意的注視。

  見到夏念出現,夏小畫頓時眼前一亮,立刻抱著一厚摞傳單就跑了過來。

  夏念伸手摸摸他的頭發。

  小畫家立刻就心滿意足地瞇起眼,翹起嘴角。

  “老師讓我幫忙發節目單!彼p聲說,然后就將三張節目單分別遞給夏念他們。

  夏念一邊走一邊看單子。

  原來,幾個小妖班上的節目被放在了倒數第二個,這算是軸戲么?

  一路上,貓妖少年手著兜,目不斜視地低著頭。

  狗蛋則好奇地四下張望,眼睛睜得圓溜溜的,那模樣還真像只小松鼠。

  剛走了沒幾步,夏念忽然聽到背后傳來一聲呼喚。

  “夏念?”

  夏念回頭,卻看到了一個人。

  ——竟然是李奕澄。

  他正領著他家的小妖李冰璃,大步往這邊走來。

  李奕澄打扮得依舊和平時一樣樸素,依舊是萬年不變的格子襯衫配牛仔,不過,他的頭發卻抹得平整,看起來像是了發膠,估計是為了今天特意打扮了一下。

  他身邊的李冰璃則穿著深紫的夾克衫和牛仔,戴著球帽,儼然一副小男孩的打扮。

  可因為他長得實在太漂亮,所以仍然看起來是個小姑娘。

  “李組長!毕哪钰s緊打招呼。雖然已經辭職很久了,可看到李奕澄,她還是下意識地把對方當成自己的領導。

  這大概跟李組長身上自帶的“老干部氣場”有點關系。

  李奕澄看了看夏念身后的兩個妖少年,見他們身上都穿著藍白色的高中校服,他頓時扶了一下眼鏡,淡淡道:“他們也上學了?”

  夏念點了下頭“對啊,剛給他們辦了入學手續!

  她彎看了看李冰璃,笑道:“冰璃呢?今天有節目嗎?”

  李冰璃眨巴兩下眼睛,沖她抿嘴一樂,然后就噘著嘴要湊過來親她。結果,就在他的嘴快要碰到夏念的瞬間,他卻被李組長給一巴掌捂住了臉。

  他頓時掙扎著發出抗議的“唔唔”聲。

  “我最近正在糾正他這個喜歡胡亂親人的毛病!崩罱M長扶著眼鏡平靜道。

  夏念哭笑不得:“呃…是嗎?”

  …

  之后,李冰璃就被老師叫去化妝換衣服,準備節目去了。

  夏念和李組長肩并肩沿著操場的跑道走了一會兒,兩人之間始終保持著一段距離。

  途中,他們還從一大群穿著小黃人服裝的小朋友中間穿過去。

  夏念忍不住多看了那群小朋友幾眼。

  自從家里養了小妖后,她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小孩子了。

  李組長忽然道:“對了,夏念!

  夏念以為他要說什么重要的話題,于是便下意識地停下了腳步。

  結果,她卻看到李奕澄忽然彎起角,同時垂下視線望向她。

  “你最近過得怎么樣?”他低聲道“感覺有長時間沒見到你了!

  夏念愣了一下。

  她忽然想起,她的確有一段日子沒見過李組長了。

  自從上次從沈家分別后,她這一個月來一直都很忙,并沒有時間招待客人之類的。

  一陣風吹來,忽然吹了她的頭發。

  她忍不住抬手挽了下發絲,沖李奕澄禮節地笑了一下:“還好的。就是有點忙。最近我和灼華一直都——”

  她停頓了一下,忽然又道:“哦,對了,灼華剛剛在修真論壇開了個妖術輔導班,每個月月底都會授課一次,教小妖們法術,你可以讓李冰璃報個名!

  李奕澄啞然片刻:“妖術輔導班?”

  夏念無奈:“是啊。他這人…就是閑不住!

  她這句的語氣忽然放軟了幾分,臉上還掛起一絲淺笑,就仿佛在跟外人抱怨自家相處了多年的老夫老一般。

  這讓李奕澄不微微地怔住了。

  …

  就在兩人聊天的功夫,校門口忽然出現了一個穿著白襯衫牛仔,戴著墨鏡的男人,就像是憑空從空氣中出現的一樣。

  他摘了墨鏡,著陽光微微瞇起一雙桃花眼。幾縷黑色碎發垂下,擋住了他眉間隱約可見的一抹淡紅色。

  然后,他忽然重新戴上墨鏡,大步向校門口走了過去。

  站在門口的夏小畫立刻認出了他的身份,頓時眼前一亮,小跑著過來。

  “灼華老師!毕男‘嬔鲋^輕聲道。

  就和夏念一樣,他也伸手摸了摸小畫的腦袋,嘴角翹起一絲笑意。

  之后,灼華便重新戴起墨鏡,大步走向了操場。

  剛進了操場的入口,他忽然遠遠地看到了站在前方一棵樹下的夏念。

  不過,夏念并不是一個人。

  除了家中兩只妖少年之外,李奕澄也和她在一起。

  那兩人忽然停下腳步,彼此對視著,不知道在聊些什么。

  一陣風吹過,女孩忽然抬起手挽起發絲,望著對面的男人,臉上似乎還出了一絲淡淡的笑意。

  見到這一幕,灼華的不腳步停滯了一下。

  他額前幾縷柔順的碎發垂下,嘴角微微地下沉一點。

  …

  李奕澄目不轉睛地望著眼前的女孩,然后抬手推了下眼鏡。

  “夏念…其實我從前就想問了!彼鋈坏。

  “問什么?”

  “你和灼華,究竟是怎樣的關系?”他低聲道。

  他這問題問得十分直白,這不讓夏念愣了一下。

  ——她和灼華是什么關系?

  換做是從前,她會毫不遲疑地回答,是她的朋友,也是她的家人。

  那妖曾經說過,他能夠引出人心底最深處的渴望和求,而她當時夢見的卻是…正是從那時候開始,她才發覺自己對灼華的感情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想到這里,夏念的口又莫名沉悶了幾分。

  她很清楚,在灼華眼里,她和小白、小畫他們并沒有區別。

  她也只是跟他學植妖術的徒弟,和小妖們一樣,都是他的“晚輩”他們現在的關系,除了師徒、友人和半個家人之外,別無他物,純凈得就像一杯蒸餾水。

  而夏念卻有些害怕打破他們現在的關系。

  她生怕一旦自己對灼華真正的感情被點破,他們便無法再像從前一樣相處了。

  想到這里,夏念下意識地抬手摩挲過自己的鎖骨。

  鎖骨之上,有個小小的淺金色花紋,形狀就像一朵祥云。

  自從上次離開仙界之后,她身上便憑空多了這樣一個印記。

  一旦附近有氣出現,這印記就會灼燒滾燙起來,似乎在催促著她趕緊去凈化氣。

  正因為如此,她最近一個月才會特別忙。

  在灼華、白楊和胡墨離的幫助下,她差不多跑遍了附近的所有森林、河川,把聚集起來的氣凈化了七七八八。

  因此,夏念便給這印記起了個昵稱——“仙界公務員之印”

  不過據灼華說,這印記其實是凡人擁有瑤池靈核之后的仙記,代表她已經胎換骨成為了半仙之體,可以百毒不侵,長生不老。

  這就意味著,百年之后,她就會如那仙人所言,身邊的親人都會逝去,最后只剩下灼華和小妖們與自己相伴…

  想到這里,夏念的心底又莫名熱了起來。

  ——這樣的人生,似乎也沒什么不好。

  …

  見眼前的女孩一臉怔愣出神的模樣,李奕澄忍不住又道:“我就是隨便問問,你不用回答也——”

  他話音未落,卻忽然感覺有人靠近了自己。

  回頭一看,他卻看到一個穿著純白襯衫的男人正站在他們身邊。

  那男人留著一頭短碎發,戴著墨鏡,單手著兜,站姿中帶了幾分慵懶的氣質。

  那人忽然摘了墨鏡,看向夏念出一絲淺笑。

  陽光照在他的身上,他的周身竟仿佛泛起一層柔和的微光。

  夏念的驚訝程度竟完全不亞于李奕澄的。

  “你剪了頭發?”她詫異道。

  灼華微微點頭,他抬手輕輕了一下發絲,平靜道:“剛才在家自己隨便剪了一下!

  想到灼華那頭令人羨的柔順長發剪掉了,夏念竟有些心疼:“為什么剪了?”

  “畢竟植妖書的空間已經消失了!彼Φ馈耙院蠖家谌碎g界生活了,短發自然要更方便些!

  “好吧,也對!毕哪钚α诵。

  她的目光忍不住停留在灼華的臉龐上。

  短發款的灼華少了幾分古典氣質,而多了幾分現代男的清,使得原本就長相出眾的他,此刻更像是從電影海報中走出人物了。

  灼華瞟了一眼對面的李奕澄,再次戴起墨鏡,動作自然地搭在了夏念的肩膀上。

  “對了,你們剛才在聊什么?”他淡淡道。

  “…”不知為何,李奕澄忽然感覺周圍的靈氣的溫度似乎瞬間驟降了幾分。

  修煉了這幾個月來,他對靈氣變化越來越感了。

  于是他不微微蹙眉看向灼華。

  而對方則透過墨鏡平靜地望著這邊,嘴角還翹著一點弧度,并不能看出什么異樣來。

  “沒什么!毕哪钚Φ馈熬褪窃诹哪汩_了個培訓班教小妖法術的事!

  聽到這句,灼華立刻“哦”了一聲,這才收回了放在夏念肩膀上的手。

  就在這時,不遠處忽然傳來廣播聲音,讓學生家長們盡快入座,表演馬上就要開始了。

  夏念扭頭笑著對那兩人道:“走吧!”

  灼華卻平靜道:“你先去吧,我還有點事!

  夏念愣了一下:“好吧,那我去給你占個好位置!

  她說罷,便叫上兩個正在圍觀看熱鬧的妖少年,帶上他們兩人便向看臺方向走去。

  李奕澄向前走了兩步,忽然卻感到自己的肩膀被輕輕拍了一下。

  “圈兄,我有事跟你聊聊!弊迫A低聲道。

  李奕澄愣了一下:“什么事?”

  灼華卻沒立刻回答,而是轉身大步走到了操場一邊。

  李奕澄只得跟了上去。

  兩人最后在一個安靜的角落里停下腳步。

  灼華回頭,抬手摘下墨鏡,看向李奕澄,淡淡道:“之前的事,我還沒來得及感謝你!

  李奕澄怔住片刻,才反應過來對方是指送那塊石頭到沈家的事。

  “沒什么,舉手之勞而已!彼屏讼卵坨R回答道。

  灼華忽然掏出一個巴掌大的純白色瓷瓶。

  “這是我花了一個月的之前煉制的洗髓丹,”他用輕描淡寫的口吻道“對于剛剛進入煉氣期的修真者而言非常有益,便送給你作為謝禮吧!

  李奕澄沉默了一下。

  他記得修真論壇里說過,這洗髓丹非常難以煉制,而且材料價格昂貴,一顆放在現在就價值幾十萬。

  若是品相好的,更是千金難求。

  沒想到,灼華一送便要送他整整一瓶。

  面對如此大方的禮物,李奕澄不遲疑了。

  這時,灼華忽然一抬手,將那瓶子往前一拋:“接著吧!

  李奕澄嚇了一跳,連忙伸手去接,恰好將那瓶子捂在了兩手之間。

  他低頭看了看手里的瓶子,又看向灼華無奈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收下了!

  灼華略一點頭。

  “其實,我還有件事!彼鋈坏。

  “什么?”

  灼華微微垂下眼皮,臉上的笑意收斂了幾分。

  “我知道你喜歡夏念!彼f。

  李奕澄瞬間怔住了。

  灼華平靜道:“從你第一次來我們家時,我便注意到了。只不過,那時我覺得,無論是從修煉資質,還是品來看,對于夏念而言,都是個不錯的人選!

  聽到這句,李奕澄啞然片刻,不知該如何作答。

  “呃…是嗎?”

  灼華又道:“但是,現在卻不一樣了!

  “不一樣了?什么意思?”

  灼華沉默了一下。

  “因為我改主意了!彼鋈坏馈艾F在…只有我才能陪伴她一生!

  聽到最后這句,李奕澄頓時微微睜大眼。

  陪伴她一生?

  這意思難道是指…

  然而,還沒等他問清楚,灼華卻已經轉身離開,大步向看臺走去了。

  …

  灼華很快就從人群之中找到了夏念的位置。

  夏念正低頭專心地看著一張紙。

  似乎察覺到了他的注視,她忽然抬起頭,臉上立刻漾起一絲柔和的笑意。

  然后,她立刻起身沖他招了招手。

  灼華立刻大步向她走去,然后在她身邊坐了下來。

  夏念向他湊過來,笑著指向看臺的方向:“你看,那是小畫!

  女孩身上溫熱的氣息清晰地透過他的襯衫,傳遞給了他的肌膚。

  灼華不怔住片刻。

  順著她手指的方向,他們果然看到了兩個穿著燕尾服的男孩正大步走上臺階。

  兩個男孩一個一身純黑西裝,一個一身純白,看起來倒是十分搭配。

  黑衣男孩大概太緊張,差點在臺階上絆了一跤,家長們頓時發出一陣善意的笑聲。他身邊的夏小畫頓時伸手扶了他,然后還湊到他耳邊小聲說了一句什么,似乎在安慰他不要緊張。

  結果,不知為什么,黑衣男孩頓時哭喪著臉,看起來好像更緊張了。

  很快,兩個小主持人便走到了舞臺中央,宣布文藝匯演正式開始。

  黑衣男孩果然還是很緊張,背起臺詞來磕磕絆絆的。

  他身邊的夏小畫則吐字清晰,緩慢,可偏偏沒帶什么感情,感覺就像在念經文。

  兩個主持人下去之后,第一個舞蹈表演便正式開始了。

  表演都很精彩,夏念忍不住掏出手機,學著周圍家長的模樣給小朋友們拍照錄像。

  等了半天,好不容易等到了倒數第三個節目,夏念忍不住興奮地回頭道:“下一個就輪到夏小白他們了!”

  結果她一回頭,卻發現灼華正單手支撐著下巴,合上雙眼,竟靠著椅背睡著了。

  夏念:“…”她頓時哭笑不得。

  雖然現在靈體已經恢復了穩定,不再需要去書中閉關,可灼華還是總愛打瞌睡?磥,他這毛病并不完全是缺乏靈氣引起的,而是天生的體質問題。

  不光是灼華,黃尚也正低著頭拄著額頭,半張著嘴打著瞌睡。

  貓類都嗜睡,貓妖也亦是如此。

  就在這時,夏念忽然感到背后的陽光忽然被人遮住了。

  她回頭一瞧,才發現居然是多天未見的河神。

  上次從沈家離開后,河神因為靈核歸位,便暫時離開了夏家,返回自己的故鄉——那條干涸的河去了。

  幾天后,夏念便聽說,那片地區下了七天七夜的大雨,導致部分地區出現了洪澇災害…

  不過,這大雨卻將原本干枯的河重新變成了一條涓涓的溪。

  此刻河神依舊是當初那身打扮,穿著灰上衣和牛仔。

  見到人,夏念很高興,她忍不住笑道:“你來的正好,我還給你占了個位置!

  河神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

  他忽然伸出手,扯了一下貓妖少年的耳朵。

  黃尚立刻蹭地跳了起來,一臉驚恐地捂著耳朵:“誰,誰咬我?”

  回頭一看看到河神后,黃尚臉上一瞬間出一絲驚喜的表情,卻又皺起眉哼了一聲:“是你啊!

  河神略一點頭。

  他忽然一翻手憑空變出一長串曬干的魚干,遞給黃尚,平靜道:“見面禮!

  黃尚眼前一亮,立刻一伸爪子迅速地將那魚干進懷里。

  “謝了!彼÷曕止玖艘痪。

  “嗯!焙由竦淖旖橇⒖虛P起一點若有若無的笑意。

  很快,二年級三班的節目終于要開始了。

  灼華像是感應到了什么似的,這才打著哈欠從睡夢中醒來。

  他伸了個懶,忽然就翻手變出了自己的折扇:“輪到小白他們了?”

  夏念點頭:“對呀!

  一群穿著五顏六小裙子的小姑娘忽然跑上了臺,引起下面的年輕家長們紛紛發出“被萌哭了”的歡呼聲。

  隨后,男孩子們也跟著上了臺。

  令夏念意外的是,領舞居然是夏小白。

  別看他身材胖胖的,動作居然十分敏捷暢,甚至還會做側手翻、前空翻等等高難度動作。

  夏念忍不住扯灼華的衣袖,笑道:“你快看夏小白!他還厲害的呢!”

  灼華立刻淡淡地“嗯”了一聲。

  “還有夏小茉——噗,她的動作真夠僵硬的,在跳機器人舞?”

  夏念目光一轉,卻又看到了正站在角落里穿著一身小裙子的夏小蔥。夏小蔥的動作還算暢熟練,看來平時私底下沒少練習,可他偏偏帶了一副苦瓜臉,好像忽然被貓妖少年附了體一般。

  夏念不笑了起來。

  ——這孩子這是在鬧別扭?

  之后,夏念便拿起手機,給幾只小妖拍了N張照片。

  拍完照片,她還給灼華看了。

  “你看,夏小蔥這表情——”她笑道“還有夏小茉這個劈叉的動作,太搞笑了!

  “嗯,是啊!

  灼華的視線卻忽然從手機上移開,默默地看向了女孩的側臉,嘴角泛起一絲笑意。

  夏念一抬頭,恰好跟灼華的視線對撞了一下。

  她頓時愣住了。

  恍然間,她忽然意識到,他們兩人此刻就像是來看自家小孩表演的小夫一樣…

  想到這里,她立刻臉頰一熱。

  就在這時,臺上的表演終于結束了。

  音樂聲停止,小朋友們紛紛鞠躬道謝。

  領舞的夏小白還跟大明星一樣向臺下做了個飛吻,然后將手里的仙女丟了出去。

  最后一個節目是大合唱。

  所有的小演員們都聚集在了小小的舞臺周圍,齊聲合唱那首《明天會更好》。

  在歌聲到達高的的一課,學校的教職工們忽然掀開了遮蓋著箱子的紅布,將無數彩的氫氣球從里面飛起,向蔚藍的天空飄去。

  夏念仰頭望著氣球,微微發怔。

  她的耳畔傳來了稚的童音合唱。

  在歌聲之中,她忽然聽到了灼華的聲音低聲呼喚了她的名字。

  “夏念!

  還沒等回頭,她感到自己的手被包裹在了溫熱的手掌之中。

  夏念的心臟頓時狂跳了起來。

  她忽然意識到,無論明天是否會更美好——

  未來,依舊會有無數個明天在等待他們。

  作者有話要說:

  結束啦~

  接下來寫點賣萌的番外=w=

  目前比較想寫小妖們長大之后的情節~

  開車什么的…也許會有吧,咳。

  這文這么純潔,突然開車可能會有點怪異【大霧…】

  本書由 許我一世安穩 整理
上一章   妖精的種植指南   下一章 ( 沒有了 )
鬼知道她經歷最后一條龍玄學大師是學女神的百獸紅假如我們牽了大神別鬧老婆又想解剖三線輪回南風解我意你是錦瑟我為你別撩我了
盒子小說網為您提供由Jenni最新創作的免費綜合其它《妖精的種植指南》第103章 他們的未來及妖精的種植指南最新章節第103章 他們的未來在線閱讀,《妖精的種植指南(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妖精的種植指南的免費綜合其它,請關注盒子小說網(www.683638.live)
网络捕鱼99炮游戏下载 排到五最准十专家预测 大发快三彩票平台 天津时时彩几点停售 福建22选5走势图基本 青海快三推荐 预测号 犀牛配资 甘肃快3计划 期货理财平台 快乐十分任三诀窍 查看股票历史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