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間事》第61章非正文及《四月間事》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盒子小說網
盒子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盒子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四月間事  作者:尾魚 書號:49833  時間:2020/5/24  字數:10255 
上一章   第61章 非正文    下一章 ( 沒有了 )
  這一章寫在“作者有話說”里,因為不是正文,只是一些感想和故事原型背景,不想大家花錢。

  但是V章不湊167個字不能發,所以湊兩句,反正購買過的章節,以后再加字什么的也不會再算錢。

  昨天看到孕婦媽媽說追完文了,就能安心生寶寶了,那這一章盡量別看了吧,因為故事原型,還是讓人唏噓和傷感的,盡量別影響寶寶心情。

  感謝一直以來追文支持正版的讀者,感謝那些投霸王票和給我留評的小妖們,有時候寫文枯燥、卡到抑郁和難以堅持,但你們讓一切更有意義。

  謝謝。

  作者有話要說:

  【一】

  這篇文沒寫的時候,有出版的編輯過來問我的想法,然后皺著眉頭說,寫個言情小說,能不能不寫非洲的啊,不想看頭小辮子的黑人談戀愛啊。

  又問題材,驚呼,媽呀,你要坐牢了。

  初寫的時候,有兩個標簽:報仇雪恨、異國情緣。

  沒過幾天,我發現“報仇雪恨”這個標簽沒了,問編輯,編輯說:你這個標簽很難排榜分類,所以暫時拿掉了。

  再過幾天,發現多了個“幻想架空”的標簽,又去問編輯,編輯說,你看,世上是沒有卡隆這個國家的,這個題材又比較感,謹慎起見…所以得是幻想。

  可想而知,當我慢地待在幻想言情頻道,看周圍都是重生、看讀者在文下討論“肯定有異能,肯定后頭才出現,因為是幻想頻道的啊”心情是多么的酸。

  …

  文章連載的過程中,不少讀者猜到了卡隆的原型是盧旺達,之所以不代入盧旺達來寫,兩個原因:

  1)只是寫個小說,不想那么嚴肅地探討政治問題,盧旺達是真實事件,而小說中有戲說的內容,所以不想直接掛鉤。

  2)真實的盧旺達,比小說中描述的悲慘太多,不忍心寫。

  但是做好打算,想在全文結尾的時候,聊一下盧旺達。

  【二】

  以下內容,有些手頭有資料,有些是之前的積累,可能記得不大精確,也沒有盡述當時復雜的局勢,所以只供大家了解事情大概,有興趣的,可以翻查更真實的資料。

  盧旺達是非洲中部一個小國,主要有兩個種族,胡圖族和圖西族。

  盧旺達大屠殺,發生在1994年4月,屠殺從4月到7月,持續了3個月,死亡人數一般被認為是80萬到100萬人,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把它稱為“人類歷史上最黑暗的篇章”

  這就很恐怖了,因為20世紀,還出過一起舉世震驚的人道主義災難:德國納粹滅絕猶太人。

  盧旺達大屠殺被認為比納粹的那次還要惡劣和令人發指,主要有兩個原因。

  1)納粹迫害猶太人,死亡人數也很多,但至少是好幾年的時間積累起來的,而盧旺達三個月內集中屠殺,殺人的速度是納粹的好幾倍。

  2)納粹至少知道這事無,假惺惺建了集中營,對外宣稱是工廠,以做工為名把猶太人誆進去的,盧旺達很直白,廣播里都在叫囂:來,殺!兩個種族間存在這樣的深仇大恨,事情要往前追溯到西方殖民者對非洲的瓜分。

  盧旺達原本沒有種族,只有農民、牧民等等,有一種陰謀論,說殖民者來了之后,為了轉移矛盾,于是劃分種族。

  劃分的標準很兒戲,參考了膚、身高、鼻子是否更像歐洲人,以及家里的財產:以十頭牛為界限,十頭牛以上的,就是圖西人,十頭牛以下的,就是胡圖人。

  想想看,我們兩家是鄰居,我長得比你高點,你曬得比我黑點,本來大家都有九頭牛,可巧今天我家的牛下了崽,殖民者查過數目之后,一錘定音:從此我是圖西人,你是胡圖人。

  不僅如此,身份證上必須寫明種族屬,劃分完成,圖西人占人口的14%,胡圖人占85%左右。

  接下來,殖民者開心地手,又制定了一系列政策,在各個方面,政治上、經濟上、教育上、行政上,都無比偏袒圖西人,拼命扶植圖西人上位,同時鼓吹“圖西人是更高貴的人種、他們的文化是優越的、他們是含米特人的后裔”

  高貴啥啊,不就剛劃分出來的嗎,還有含米特人又是啥,我也沒研究。

  只知道圖西人成了既得利益者之后,就開始膨了,真得覺得自己高人一等,沒少做迫的事,胡圖人的矛頭也就馬上對準他們,心說你是啥玩意兒。

  此時,反殖民主義可能都不那么重要了,兩個人為劃出的種族、不看身份證都不一定分得出誰是誰,開始了爭鋒相對和曠持久的爭斗。

  同時,歷史是不斷向前發展的,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民族解放運動風起云涌,非洲國家紛紛獨立,世界大勢如此,殖民者也就順水推舟,陸續把殖民地權力回當地人手中。

  這個時候,盧旺達的殖民者,就是比利時人,基于種種考量(胡圖人畢竟人數眾多),做了一件簡單暴的事兒:權的時候,把權力到胡圖人手里了。

  明擺著要出問題:圖西人當了那么多年人上人,忽然統治者變成了胡圖人,而胡圖人憋了幾十年的氣,正愁沒地方撒。

  所以,從1962年盧旺達獨立之起,國家內部,根本也就沒太平過,圖西人持續亡,也持續被迫害,基本是大鬧三六九,小鬧天天有吧,到了90年代,亡海外的圖西人成立了愛國陣線,直接就和政府軍開戰了。

  聯合國覺得這樣不行,94年的時候,出來調停,當時盧旺達的總統,名字太拗口,我們叫他哈總統吧,迫于國內外的種種壓力,乘著飛機去國外和談了。

  這引起了胡圖族極端分子的不,這些極端分子開始煽動民眾:你們忘記了被圖西族奴役的日子嗎,要是談判成功,圖西人掌握了權力,你們還有好日子過嗎?

  而針對圖西人的滅絕政策也一直暗中進行,簡單說來,有以下準備:

  1)統一了暗號,叫“cut the tall trees”砍掉高的樹木。因為圖西人長得稍微高一些。他們秘密通知下去:哪天聽到這個暗號廣為傳播,那就是行動開始了。

  2)清查圖西人地址:他們基本掌握了所有圖西族人的住處門牌號,屠殺一開始,都是按地址找上門去,直接開殺,基本沒有能被放過的。

  3)購買大量武器,據說93到94年,光砍刀就購進了50萬把,估計是沒那么多錢買支彈藥,而且吧,這些砍刀大量還都是中國制造的。

  據說當時中國的廠方也很驚訝,問訂單數量怎么這么大啊,人家淡定地回答,今年橡膠大豐收,要砍橡膠。

  !

  那么多張嘴,那么多人參與,這消息其實不保密,很多人都聽說了,沒當回事,當時聯合國駐盧旺達的維和司令是一名加拿大人,叫達萊爾,連胡圖人藏武器的倉庫地址都知道,匯報給總部的時候,紐約方面回答:收繳武器超過了聯合國的授權范圍,不允許。

  4月6號,哈總統談判完回國,座機即將降落時,被兩枚導彈擊中,機上所有人全部死亡。順便說一句,飛機上還有一位布隆迪的新總統,搭便機的。

  屠殺幾分鐘后就開始了,胡圖人的電臺開始瘋狂播報:我們的總統被殺了,是那些圖西人干的!來吧,拿起武器,為總統報仇,砍掉高的樹木,讓我們殺死蟑螂!

  一夜之間,整個盧旺達首都基加利陷入了腥風血雨。

  更耐人尋味的是,首當其沖被殺害的,還不是圖西人,而是那些胡圖族溫和派人士,甚至包括了高官,比如憲法院院長、政府部長等。這傳遞出一個危險的信號:哪怕你是胡圖人,哪怕你身居高位,你敢站在圖西人一邊,你也得死。

  當時的西方各國,還有聯合國維和部隊,估計都是懵的,維和部隊不能擅自行動,是否手要等總部的指示,于是總部開始開會討論。

  那頭討論得如火如荼,這邊已經殺紅了眼,胡圖人顯然做過計劃,一上來就殺了十個比利時維和士兵,而比利時維和力量,是當時盧旺達各國維和力量里實力最雄厚的一個。

  比利時人沒想到會動真格的,死了十個年輕小伙子,沒法跟國內納稅人代,國內也吵得很厲害,比利時人考慮了一下,決定撤僑撤軍。

  其它國家一看:實力最雄厚的一支都撤了,我留著不是等死嗎,看來這里要失控,趕緊走吧。

  大家紛紛開撤。

  撤的時候,哪怕車上帶了寵物,都不能帶走一個圖西人,胡圖人在街上設了層層路障,一輛輛車檢查身份證,查到了馬上拖下來殺死,囂張到敢當著聯合國士兵的面殺人。

  發生了很多悲慘的場景,比利時部隊撤走的時候,是在晚上,說是要趁著夜幕悄然撤離,當時大約有2000多名難民受他們保護,難民圍在車邊,懇求說:要不你們拿把我們打死吧,子彈殺人會快一點,我們不想被刀砍死。

  當然不能開。

  撤離開始時,成群的難民跟著汽車跑,哭喊著說:“請不要扔下我們!

  數小時后,幾乎所有的2000名難民全部遭到殺害。

  根據資料,當時決心留下來繼續工作的國際組織,只有紅十字會國際委員會的一個小組,以及后文被提到的悲催的達萊爾率領的聯合國維和部隊。

  連無國界醫生組織的外國醫生也加入了撤離,一位醫生對記者說:“我們斷定,留在這里工作已經不再有意義,去醫治一個即將被殺掉的人是徒勞無益的!

  聯合國的會議還在開,討論沒完沒了,還活著的圖西人通過各種方式,向自己海外的朋友求救。

  據說有美國的官員,給當時盧旺達胡圖族的軍方頭目打電話,威脅他說:“你們要是不住手,我們美國會出面干涉的!

  其實當時,美國上下都沉浸在一樁明星大事里,辛普森殺案,根本也不怎么關注盧旺達是怎么回事。

  那個軍方頭目回答說:“我們盧旺達,沒有石油,也沒有黃金,你們美國人會來嗎,來干嘛呢?”

  對美國人的行事風格還真是看得入木三分。

  又有人向美國提出,美國即便不出兵,但是有那個技術,可以關閉盧旺達當地的電臺,因為廣播太有煽動,也極其可怕——比如它突然發現了一個圖西族人的藏身地點,馬上通過廣播通知所有胡圖人:快來啊,XX大街十字路口那里,有一大群蟑螂!

  所有聽到消息的胡圖人,跳上卡車,揮著刀就來了,路上還不斷有要搭車的,搭不到車就跑步去,更別提那些本來就在附近的人了。

  但美國人拒絕了關閉電臺的請求,理由是,咱們不能干涉新聞自由——后來有人指出真相,短波干涉電臺,每小時要花8500美元,美國人大概不想花那個錢…

  于是,在bbc可以拍出照片、傳出新聞的情況下,世界也了解這里發生了什么事,屠殺居然可以持續到三個月之久。

  太多細節,不說了。

  【三】

  有一本書,叫《路西法效應》,論好人如何變成惡魔,或者說,一個普通人,距離殺人,到底有多遠。

  最后得出結論:在一定的社會情境下,好人也會犯下暴行。這種人的性格的變化被他稱之為“路西法效應” ——上帝最寵愛的天使路西法后來墮落成了第一位墮天使,被趕出天堂。

  盧旺達大屠殺中,有許多顛覆人的認知。

  比如,醫生本來是救死扶傷的,但醫生里,出了很多“杰出殺手”在人權組織報道里,不管是男醫生、女醫生,還是內科、外科、兒科、婦科,都參與殺害了自己的圖西族同事、患者以及到醫院來尋求庇護的傷員和難民。

  再比如,教師會告發學生,甚至親手殺死學生,一位胡圖族教師對記者說:“我本人就殺死過一些孩子…我們一年級曾經有80個孩子,最后只剩下了25個!

  有一個農民接受采訪,說:“我殺人是因為我被無奈。我不殺他們,我自己就會被殺掉。許多人死掉,就是由于不肯殺人…”

  …

  大屠殺事件平息之后,很多胡圖族兇手不承認自己殺了人,一口咬定當時是被魔鬼附身,說:不是我干的,是附在我身上的魔鬼干的。

  自己都無法面對自己曾經做過的事。

  【四】

  之所以想寫這篇文,源于前面提到的一個人,加拿大將軍,達萊爾,是當時聯合國維和部隊司令。

  契機是,在看關于盧旺達的記錄片時,里頭提到這位將軍——他陷入深深的愧疚和自責之中,幾次試圖自殺,至今要靠藥物才能入眠和保持情緒穩定。

  覺得不可思議:這不是個年輕的小伙子啊,是個將軍,男人,老成持重,見過許多大世面,殘酷的事肯定也見了不少,又不是他殺的人,怎么就“幾次試圖自殺”了呢。

  有些情緒激動的鍵盤俠,大概要他圣母了。

  于是翻了一下他在這一事件中的角色。

  1)起初,達萊爾授命擔任聯合國駐盧旺達維和部隊(又叫聯合國盧旺達援助團,簡稱聯盧)司令,要求給自己4500人,聯合國給他配了支2500多人的軍隊,訓練和裝備都低下,缺少后勤,甚至零用錢。

  他自己回憶說:“我們需要訂購手電筒,經過長時間的拖延等待之后,手電筒終于到貨,卻沒有配電池…”

  2)他不具備情報收集能力,雖然曾向總部提要求,但是答復是:情報收集行動不符合維和政策。

  3)但他還是很努力。1994年1月,胡圖族陣營有個軍官準備叛逃,他把計劃透給達萊爾方面了。

  我們來看看那個人透了些什么:

  ——胡圖族培訓了1700個人,這些人分為40個一組,每一組都“有能力在20分鐘內殺死1000個圖西人”如今已經分散到首都基加利全城了,當“cut the tall trees”的信號傳出,這些人會帶頭行動——也就是說,胡圖人培訓了“先導者”因為大眾是容易跟隨和受煽動的,光聽廣播里說,也許沒人敢動手,但如果已經有人帶頭進行了呢?

  ——胡圖人有殺害比利時維和人員的計劃,這樣的話,可以迫使比利時從聯盧退出,而比利時人是聯盧最重要的一支力量。

  ——他知道藏匿武器的地點,愿意提供地點并提供更多情報,要求是“聯合國幫助他和家人安全地出走海外,并提供保護”

  請注意,當時是1994年1月,距離真正的屠殺發生,至少還有3個月。

  4)達萊爾欣鼓舞,馬上向聯合國打報告,請求先把武器收繳,結果大家也知道了,聯合國回復說超出授權,不允許。

  5)達萊爾又做了數次努力,反復爭取,都被拒絕了。他手下的聯盧分散在基加利各處,相互之間被路障隔絕,十名比利時維和士兵被殺后,他尤其擔心其它士兵的安全,食品剩了不到兩周,有些營地的水只夠兩天的,燃料、彈藥、藥品都不足。

  6)但是達萊爾還是堅持不撤離,他覺得,只要提供增援,自己一定能阻止屠殺,他三度接到聯合國官員的指示,要求擬定撤離方案,他都拒絕執行,其中一次,甚至是加利(當時的聯合國秘書長)打來的。

  7)比利時撤軍之后,達萊爾幾乎是絕望的,因為聯盧實力大減,但他還是堅持在自己的營地保護著約3萬名平民。但緊接著,更絕望的事發生了,比利時走后十多天,安理會通過一項新決議,要求撤回大部分聯合國維和人員,僅留下一支270人組成的象征部隊。

  …

  從2500余人,到走了比利時人,再到只剩270人,還是四處分散的,后勤不足,食品和水短缺,彈藥都所剩無幾,沒有增援,不能硬拼,畢竟已經死了十個士兵了,身為司令,也要對士兵的安全負責。

  所以,整件事達萊爾應該負責任嗎?我覺得他已經很努力了,但偏偏屠殺結束,他是那個“幾次試圖自殺,至今要靠藥物才能入眠和保持情緒穩定”的人。

  想來想去,大概是因為,屠殺發生在他眼前,每一天持續著,現場刺太恐怖,超過了他的忍受極限。

  不想指責那些開會和做決議的政客太過冷漠,他們也有自己的考量,我想,如果把他們拉到現場,讓他們親眼看到發生了什么,他們也會尖叫、痛哭、拼命阻止——但當他們遠在萬里之外,吹著空調,喝著咖啡,開著會的時候,他們就可以計較費用、利益、是否合算、誰出力更多、能不能少花點錢。

  之前提過的那1700人,有部分是國外的軍官幫忙訓練的,一位親眼看到屠殺慘狀的法國軍官嚎啕大哭,不敢相信“自己親手調教的士兵居然犯下如此罪惡行徑”

  因為達萊爾,我又去查了一些相關的資料,注意到,有一位魏特琳女士,中國人可能很熟悉,南京大屠殺中,她曾經致力于保護中國難民,但很少有人知道后續:回國之后,她因為對人的失望和精神極度抑郁,開煤氣自殺身亡。

  那些親手犯下累累罪行的人,好多還信口雌黃拒不認罪,這些善良的人,卻相繼失去生命和正常的生活,我覺得特別不公平。

  【五】

  所以想寫一個關于保護區的故事,但不想俗套地去歌頌、贊揚、描述他們怎么努力、怎么斗智斗勇。

  我在想,如果有一個姑娘,在保護區時還很年輕,迫于種種壓力,犯下了自己不能釋懷的錯,那么一切結束之后,她還會有勇氣繼續嗎、會彌補嗎,如何去彌補呢。

  所以有了這篇文,四月間事。

  其實算是給女主開了掛,很多她的前輩,比她年長、資深、更清白,像達萊爾、魏特琳,都過不了那道坎,希望用死亡來結束一切痛苦,她怎么過呢?

  有時候寫小說,會想當然,設置一方背負重重苦痛,遇到真愛的人,完成救贖。

  但事實上,人生比小說復雜的多,不是所有救贖,都能用愛情解決,戰甲一直都在,有時候要靠自己穿上。

  就好像盧旺達事件最終有轉機,不是因為國際社會重拳出擊,而是圖西人的愛國陣線打了回來,胡圖族人覺得惶恐,害怕遭到報復,于是大規模逃往鄰國——“跨越邊界前,在路邊丟下成堆成堆的砍刀、匕首、長矛”

  即便岑今沒有遇到衛來,她也終究會讓事情水落石出、讓該報應的得報應。

  衛來的出現,只不過是讓結局更好而已。

  卡隆是弱化了許多的盧旺達,沒有真實事件那么絕望——死亡人數減到20萬左右,不少國際組織和志愿者都留下來保護難民,建立了保護區,戰后上帝之手要求對戰犯追責,甚至可以有國家力量支持…

  而前面說過,真實的盧旺達,大量戰犯外逃,政府預測替死難者討回公道要200年,很多重要戰犯得到其它國家庇護,首當其沖的就是法國——盧旺達大屠殺二十周年紀念的時候,也就是2014年,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都曾親自前去祭奠,但當時的盧旺達,明確拒絕法國總統前來,還曾威脅要斷。

  所以文中的設置,熱雷米一案發生在法國,上帝之手宣稱對熱雷米被殺案負責之后,法國警局就不再追責。

  故事有了梗概之后,自己也幾度猶豫。

  一是,這主題是不是太政治和嚴肅了?畢竟我一個網絡作者,不想寫到坐牢。所以行文過程中,許多情節做了淡化,前期基本都是互動的日常,到文章的末尾,翻出過往,停在四月的最后一天。

  二是,故事全部發生在很遠的地方,北歐也好,東非也好,除了男女主是華裔,配角全是外國人,再涉及時政,距離我們現實生活太原,題材一定是很多人都不感興趣的。記得故事剛開篇的時候,還有讀者嚎啕說媽呀連地名都記不住。

  三是,自己試寫了一章,覺得文風變得好明顯,寫這樣的文,難免譯制腔,人物的說話風格,不可能像國內那樣隨意、俚語張口就來、有代入感。

  四是,因為不是恐怖懸疑那種天馬行空式的構想,你寫的每一句話,都要有些根據,不能想什么是什么,就算卡隆這國家不存在,也得基本符合實際,而頭疼的是,文中寫到的這些國家,我都沒去過。

  只好查資料,看了四十多集的紀錄片,翻了北歐各國的社會研究,非洲的獨立史。查看國家是否酒、人種的情如何,國家間有沒有航線,販運人口的船是不是真的有可能經過這一海域,紅海的沙暴會持續多久,船在這樣的沙暴里是不是安全。

  包括一些新聞報道、旅者見聞,確認埃高的服務合法,前幾年窮的時候一次只要一美元,2013年左右好像漲到五美元多了,最后天狼星號獲釋,沙特人確實是從水上飛機空投贖金。

  上述寫出來,不是想炫耀自己多努力做工作,而是想說,如果你覺得情節夸張,請不要先急著質疑。比如一美元一次,那不是我為了夸大胡謅的;比如紅海刮紅色沙塵暴,好像太扯了,但那是真的地理現象;再比如你覺得不可能有這樣的復仇者,但猶太人的復仇至今都在進行。

  因為自己不是特別專業,在一些細節上可能有疏忽,感謝一些讀者的指正。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我盡量使得文章紕漏可以最少,情節走向可以合情合理。

  …

  好在一一克服,兩個月的時間,還是寫完了這一個月的故事。

  原本就沒計劃寫太長,也不想寫太深,那些攤開的細節,太多苦難,寫多了覺得像故意去消費,人或者關懷,都是太大的課題,自覺沒法駕馭,所以只是借了個大背景,重點還是故事。

  文名是《四月間事》,前期都舒緩,因為背景殘酷,盡量愛得無拘無束,所有的驚心動魄,都在六年前或者三年前發生過了,現在是最后一個月,計劃中平靜走向死亡的一個月。

  男女主我都很喜歡,這里就不作太多評價了。

  有人覺得男女主進展太快,我想,換了別的男女主,大概不會這么快,但這兩個人可以。

  很多人被問及如果生命進入倒計時,想做什么時,都會有一些放肆張狂的想法,岑今接受衛來,很難說最初到底是真的愛得死去活來還是有放肆一把的念頭,而衛來本身就是走在人群之外,隨心所,活得軌,萬事不上心,但一旦真的上心,到了絕處,都不會松手。

  盡管故事的末了,衛來幾乎沒錢——捐了一半出去,你以為另一半能買到公寓?真是三歲式的幼稚,岑今談下來那么大一條船,一趟才50萬美元呢。

  而岑今大概比衛來還窮:之前報著必死的準備,身外之物都清理了,酬金也捐了,回赫爾辛基的路費,大概都是上帝之手給的。

  這最窮的一對兒,但我一點都不擔心他們的未來,雖然很多事情未盡,比如會不會結婚,比如岑今最終被判了什么結果、以后靠什么為生、衛來是不是真的賣口紅去了——他們一定都會解決得很好的。

  【六】

  最后表達一下對讀者的感謝,這樣一個很偏的題材,也不是那么討喜,感謝你們一路陪伴。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感覺和平真好。股票大王巴菲特有一個“卵巢彩票”理論——在恰當的時間出生在了一個好地方,就是中了卵巢彩票。

  想想身在文明的和平國度,的確很幸運,那種非洲偏僻地區被行割禮的女孩,三五歲身體就遭到殘害,有什么能力去主宰自己命運?十來歲被父親賣了換駱駝,嫁給五六十歲的老頭子——有人為了愛情傷心落淚的時候,她們連愛情是什么都不知道。

  盧旺達大屠殺里,西方國家第一時間撤僑撤軍雖然遭人詬病,但換一個角度想:在外的國民,遇到混亂,第一時間有強有力的國家政府來保護,也是件幸福的事。

  有人說我改了風格,并不是改風格,只不過這個時候,正好想寫這篇而已,有一個詞叫“一期一會”我的每一篇文,不管讀者更喜歡哪篇,更愛哪種風格,更偏好哪種設置,都是一期一會,不會重復,也不會再寫。

  感謝這一期相會,你不喜歡,是你的權利,你喜歡了,是我們的緣分。

  下期再聚,祝安。

  番外暫時不寫,也許以后會寫。

  下篇文有計劃,今年內可能會動工,到時候再說。

  【注】

  如果想了解那段歷史的詳細情況,英國人馬丁。梅雷迪思所著的《非洲國:五十年獨立史》一書中,有個章節叫“墓尚未填”講的就是盧旺達大屠殺,非常詳盡。

  有一部國內制作的紀錄片,40分鐘左右,叫《盧旺達100天》,感興趣的讀者可以搜來看一下,我覺得前后理得都比較清楚。

  有一些電影,是反映那段歷史的,比較著名的是《盧旺達飯店》,不過淚點低的讀者可能看紀錄片就可以了。

  還有兩部,《殺戮區》(講述一所小學校里,比利時人撤軍之后,兩名外國人保護難民的故事)、《四月的某時》(講的是普通盧旺達人,如何在屠殺后回望和生活),可觀個人覺得一般,我找來看,主要是為了了解當時的一些情況。
上一章   四月間事   下一章 ( 沒有了 )
奈何只鐘情于鄉村透視小仙修真狂少混都玄醫歸來最強特種兵之超級微商給你一點甜甜勢均力敵心動難耐百撩不親熾野
盒子小說網為您提供由尾魚最新創作的免費都市小說《四月間事》第61章 非正文及四月間事最新章節第61章 非正文在線閱讀,《四月間事(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四月間事的免費都市小說,請關注盒子小說網(www.683638.live)
网络捕鱼99炮游戏下载 正好网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 大乐透开奖视频直播 深圳风采2011093 天津快乐十分100%预测 永久平特一肖规律公式 股票百度百科 河南泳坛夺金500期查询 山东快乐扑克三走势图网易 甘肃快3开奖走势图近500期 安徽快3开奖走势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