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一顆甜牙齒》第40章完及《你是一顆甜牙齒》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盒子小說網
盒子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盒子小說網 > 綜合其它 > 你是一顆甜牙齒  作者:聞檀 書號:49835  時間:2020/5/24  字數:10690 
上一章   第40章 (完)    下一章 ( 沒有了 )
  一整個晚自習,班上都在小聲討論著陳昱衡沒來考試的事。阮恬回到宿舍里,盛雪跟其他兩個舍友就在討論,二班有個人作弊,當場被抓的事,他今年的考試成績會被記作零分。

  阮恬沒有討論的心情,她躺在上,想著要不要問問陳昱衡。

  究竟出什么事不來考試,就算不來,為什么不告訴她一聲呢。

  阮恬還是再播了一遍他的號碼,不出意料,那邊響起的仍然是冰冷的關機聲。

  像是一道冰冷的壁壘,豎在她面前,隔開一道冷漠的楚河漢界。

  阮恬閉上了眼,扔開了手機,罷了…她不能再關注這件事了,明天還要考試,不能影響她明天的考試。

  第二天上午考理綜,陳昱衡仍然沒有來。

  其實錯過了頭一天的考試,來與不來都沒有意義了。

  幾個兄弟雖然為他遺憾,但也無法干涉他的事。畢竟陳昱衡的家世在那兒擺著,其實參不參加高考,對他來說本來就不重要。既然老鄭早說了他本身沒事,那就行了。

  只有阮恬看了看他留下來的卷子。頁面上龍飛鳳舞地寫著他的名字,力透紙背,字跡漂亮。答題磕磕巴巴,慘不忍睹,這是他開始輔導的時候,做的第一套試卷。當時她他用紅筆,在旁邊工整地把解題過程全寫一遍,見他寫得不整齊,還他用直尺比著寫。

  她那手機器人一樣整齊的字,就是這么練出來的。

  陳昱衡還說她:“你寫這樣的字,有書法感可言嗎?”

  阮恬反問他:“你是在參加書法比賽嗎?”

  最終屈服的一般是陳昱衡,他嘆息著說:“行吧,媳婦說話也不能不聽!比缓缶捅凰盟P狂戳。

  最后阮恬回過神來。

  他為什么不參加高考,難道…真的覺得高考不重要么?

  也許這段經歷本身就不該被在意,她跟陳昱衡的世界本來就差別太大,他現在不過是招呼也不打一聲,就回到了他的世界去罷了,阮恬可以當這個人是一場夢境罷了。

  下午,高考最后一個科目,英語考完。

  下課鈴響起,阮恬了試卷走出教室,她本以為,這一刻會讓她覺得無比輕松,但其實沒有。好像只是完成了一件應該做的事情,那樣自然和平常。

  而回到班級里,老鄭召集班上的人,要講最后一次事情。

  很多人還是安靜不下來,嘰嘰喳喳興奮地討論著該去哪里玩。

  “同學們,首先恭祝你們,終于跨過了高考這個大坎!崩相嵳f“當然在大家完全放松之前,我還有幾句話要說。首先,每人拿好一本《志愿填報指南》和《理科專業錄取指南》,明天省報會刊印,大家對了答案之后,對自己的成績有個基本了解,就可以開始查看自己感興趣的專業了。另外,后天上午9點,咱們還有最后一門科目英語口語測試,大家可別興奮過頭給忘了啊…”同學們注意力已經很不集中了:“鄭老師,趕緊說完下課吧!都這時候了,您還拖堂呢!”

  班級里發出哄然笑聲。

  老鄭不道:“我拖堂怎么了,以后你們想我拖堂都沒得拖!”卻也沒有繼續,大家的心早就飛了,千叮嚀萬囑咐記得后天的口語測試之后,他宣布放學,班上才響起歡呼聲,已經有很多人收拾好了東西,沖出了教室門。

  阮恬還要回宿舍收拾個人物品,跟莫麗告別后就先走了。走出教室,她才看到考完的高三學生們瘋狂地高興著,從四五樓灑下試卷的碎片,發著這么多年來的壓抑。白色碎屑紛紛揚揚的灑下,陽光穿透紙屑,細碎如雪。透過這些碎屑,她看到那些青春洋溢的面龐,定格在這個最美麗的瞬間。

  她聽到有個人在她身后喊她:“阮恬!”

  阮恬的背影微微一僵,難道是…她立刻停頓了腳步,回過頭。

  金色的陽光落在來人身上,他長得很高,笑容洋溢,眉眼俊秀,正沖她揮手,卻不是陳昱衡。阮恬覺得這個人有些眼,但一時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

  許恒見她站住了,就對身側的同伴說:“你們先走!”

  身邊的朋友笑著打趣:“許恒,你還對學姐賊心不死呢!學姐可是要畢業了的…您這…”“管你們事!”他踹了他們一腳,很快跑過來了。

  “阮恬學姐抱歉,麻煩你等我了,你還記得我嗎?”許恒笑著問她。

  阮恬穿著一件單薄的圓領襯衣,纖細的手腕和脖頸,頭發已經長到可以梳成辮兒,垂落在前,眉眼干凈秀麗,五官像是精致雕琢出來的玉,有種格外的溫潤。許恒看著就目光微動,他從第一眼看到,就非常的喜歡她。自己都說不清楚哪里喜歡,總之就是一看到她,他就根本再看不到別的東西。

  阮恬搖搖頭,只是問:“你有事么?”

  許恒笑了笑:“學姐真的不記得我嗎?我不是故意經過學姐的教室好幾次,還有時候,跟你坐在同一個長桌吃飯。我是上次在印刷室,那個高二的許恒啊!

  他說的這些,阮恬就真的沒有注意過了,她念書是念書,吃飯是吃飯,怎么會注意到別的東西。更何況她現在也沒有這個心情,而且他的舉動聽上去非常無聊。她淡淡地說:“你既然沒事,那我走了!

  “學姐等等!”許恒走到她面前,擋住她的去路!拔揖褪窍胝f,你要畢業了,能不能留給我一個聯系方式,我也要考清華的。到時候可以你去找你!”他熱情的雙眸凝視她,很像一只哈士奇。

  “學弟還是好好學習吧,不要成天想這些沒用的事!比钐裾f完準備走,許恒有些急了,她這一走,他還能去哪里找她?就算他明年努力考清華,豈不也要一年見不到了。他伸手拉她的手腕。一入手才發現,她的手腕非常的細,極其柔軟。阮恬皺眉,想甩開他的手“你干什么!”

  可許恒卻不放她:“學姐,你把你的聯系方式給我就行,我就這么一個請求,然后我就放你走!”

  阮恬氣急,深深覺得這男孩子腦子有毛!

  “喲,學弟這干什么呢!”阮恬背后響起個男生的聲音,音調懶洋洋的。她回過頭發現是李涵。

  他手袋里,笑容面地看著他們,走了過來:“學弟也很有意思啊,人家不愿意給你,你著她干什么!”

  許恒才放開阮恬,這男孩子面對別人的時候,智商還是正常的,淡淡道:“跟你有什么關系?”

  “也沒什么關系,就是兄弟們都還沒走呢。申光?”李涵往后喊了一聲,申光也笑著,溜溜達達出來了,還有黃毅他們,看來是正準備出去聚會。

  雙拳難敵四掌,何況這些人也一個個不是吃素的,可不是人人都像陳昱衡那樣可以以一敵十。

  許恒臉色一,然后又對阮恬朗地笑了笑:“那學姐我先走了,一年后,咱們清華里見吧!

  “說什么呢你!”申光對著他的背影大喊,可是許恒已經走了。

  阮恬也松了口氣,跟李涵他們說:“謝謝!

  “這么一年,你身邊有什么追求者,都是昱哥下來的!崩詈f“其實還多的。主要是為了不打擾你,也沒讓你知道。他一沒來,這些人就冒出來了!

  阮恬沉默了,有些事她不是不知道,只是不說而已。

  “要不要我送你回去吧?你一個女孩子!崩詈f。

  阮恬搖了搖頭,哪里就用送了,她自己一個人也活這么些年了!拔腋改冈谛iT口等我,”阮恬說“你們去玩吧,謝謝了!

  她轉身走了,聽到他們在背后走遠的聲音,腳步微頓,緊接著繼續走遠了。

  直到正式拿成績那一天,也就是六月二十二號,她都再沒聽到過陳昱衡的消息,陳昱衡的電話仍然打不通。十五班開展過幾次同學聚會,她也遇到過申光他們幾次,可也再沒見過陳昱衡。

  六月二十三號,去學校拿成績單,到了校門口阮恬才知道,她竟然是江市本市的理科市狀元!

  最終高考總分704,全省排名第五。

  四中還特地給她打了個橫幅“熱烈慶祝本校阮恬同學成為全市理科狀元”放大了掛在校門口,人來人往的都看得見,學生們圍在門口討論,四中五年了終于成功逆襲奪取桂冠。

  阮恬覺得有些尷尬,她向來不喜歡這樣的場合,趕緊先進了學校。

  沒想到進了學校也沒能逃得過,老鄭、高三的余主任,還有兩個陌生的中年男,正站在教室門口說話?吹剿齺砹,老鄭沖她招手:“阮恬,快過來!”

  她走過去后,老鄭給她介紹:“這位是李副校長,這位是教務處張主任!

  阮恬趕緊喊了人,難怪方圓五米沒有學生靠近,原來是學校真正的大佬們來了。

  一般情況下,學校校長都是吉祥物一般的存在,主要負責與外界的交往接觸,不參與日常事務。副校長才是最大的管事的人。

  “進教室來說吧!”李副校長笑瞇瞇地說,幾人走進教室,教室里早已經被清空了“我們其實昨天就知道你是市狀元了,不過沒有打擾你。今天我親自來告訴你,是想跟你說一下,對于市狀元,咱們學校的獎勵情況!

  嗯?市狀元還有獎勵的嗎?阮恬有些疑惑。

  余主任看她這樣子,瞪了老鄭一眼:“老鄭,不是讓你告訴阮恬的么!我在一班都講了!

  老鄭咳嗽一聲,不好意思,最近實在是太忙,他忘了。

  “這些不重要!崩罡毙iL揮揮手,繼續說“阮同學,是這樣的,我們學?忌锨灞钡膶W生,每人將獲得五萬獎勵,然后如果能考上市狀元,又另外有十五萬的獎勵。還有咱們區教育局,對于清華學子,也有個五萬的獎勵金額,另外還有龍劍基金助學會,對于優異學子也會提供三萬的獎勵,覆蓋你在學校的學費。這筆獎金,我們會陸續分發到你的賬戶。不過得麻煩你,在8月8號那天到區教育局領一下獎。哦對了,還有新生開學的時候,也能不能麻煩你,回到我們學校演講一下。你放心,你大學的開學時間是晚于咱們的開學時間的!

  阮恬已經愣住了,不怪她,這么一加起來,她將得到二十多萬的獎金!

  她一個窮學生,長這么大,哪里見到過這么多錢。

  看她久久地不回答,老鄭不得不出言提醒了她一聲:“阮恬?”

  阮恬才回過神,演講這種小事,自然是沒什么的!爸x謝校長,這當然是可以的!”

  “這孩子高興傻了!崩相嵭χf,領導們也跟著笑“是該高興高興的!好了阮同學,我們不打擾你了,你好好跟你的同學們聚聚!”

  阮恬也終于出久違的笑容。

  當天回家,阮恬就告訴了父母這個好消息,阮父阮母自然高興,準備了豐盛的晚飯,叫上了大伯一家一起過來吃飯。

  電視里放著熱鬧的節目,一家人熱烈地討論著。

  大伯父說:“也就是說,甜甜的清華是能穩上了?”

  阮恬點了點頭:“應該是沒問題的!逼鋵嵓幢銢]有自招考試,憑借她這次的成績,硬上也是可以的。

  “咱們恬恬太厲害了!”大伯父給她夾了個雞腿“等你考上清華,叫你哥哥給你賣個電腦。他現在工資可高了,有一萬二一個月呢!”

  阮東是寡言少語的個性,聞言把嘴里的菜咽下去,笑笑說:“好啊!

  “哪能花東子的錢!”阮父連連拒絕“他還要攢錢取媳婦的。甜甜這次,可得到了學校一大筆獎金呢!”

  “那不行,阮東就是甜甜的親哥哥,一家人不說兩家話,妹妹考上好學校,哥哥哪里能不獎勵!”大伯父又說!疤鹛鸬莫劷鹗翘鹛鸬,咋能混作一數!”

  飯桌上格外的熱鬧說著話。阮父跟自己大哥話說,阮母和大伯母商量著,讀大學的時候一起送阮恬去。

  因為阮東要先去上班,吃完飯就要走,父親就讓阮恬送他到小區門口。

  阮恬送阮東出門。到了樓下,阮東突然站住。

  “堂哥?”阮恬疑惑,他在看什么。

  “這個給你!比顤|突然從口袋里拿出一張卡,遞給阮恬“密碼是你的生日!

  阮恬皺眉,這她哪里能要!阮東出獄才多久,哪里能攢下多少錢,她立刻退還給他:“這不行,我不能…”

  “不要推辭,就當是你代哥哥完成夢想!比顤|強行把卡放進妹妹的衣兜里“錢不多,只有一萬。哥哥也不管你是不是上清華,只要你還在上學就好。而且你一個女孩子,到了大學,花銷的地方還有很多,…甜甜,這錢你要是不拿,哥哥就當你,以后也不想認我這個哥哥了!”

  他話說得這樣重,阮恬又怎么能不要。

  阮東這個人就是如此,他心堅定,想做的事必須會達成。

  阮恬只能收下這張卡,她了解阮東,她要是不要,他有一百種方法給她。那就等以后,她加倍地報償給他吧。

  “謝謝哥哥!比钐裉ь^說。

  阮東才摸了摸妹妹的頭:“哥哥要早些過去了,最近會所安保比平時嚴格。你先回去吧!

  阮恬聽到這里,突然意識到什么,猛地抬起頭:“哥哥…你們會所,怎么了?”

  “嗯,我也不算清楚!比顤|道,雖然他最近升任了安保主任,但對于上頭來說,他們還是個底層打工的!昂孟袷谴罄习宄鍪铝,還嚴重的!

  大老板出事?那跟陳昱衡有什么關系?

  難道他是因為這個,才不來高考的?

  阮恬連忙問:“那你知不知道,大老板究竟是誰,出什么事了?”

  阮東搖頭:“這我們是不會知道的。行了,這些事你問來做什么,趕緊回去吧,哥哥先走了!

  阮東說完就先走了,留阮恬一個人想了許久。

  這個大老板,是不是陳昱衡一個很重要的人,或者就是他家里出事了?

  可究竟是什么事,讓他高考也不來,甚至都不再聯系他們任何一個人呢?

  阮恬并不知道。

  她正準備上樓,突然聽到手機響了。

  她接起手機,發現是個不認識的陌生號碼。陌生號碼她一般是不接的,但是電話響了很久都沒有斷,她才接起來喂了一聲:“哪位?”

  電話那頭傳來微弱的電聲,甚至是輕微的呼吸聲。但是沒有人說話。

  阮恬突然想到了什么,心中一動,低聲問:“陳昱衡?”

  那邊還是沒有說話,阮恬就淡淡道:“既然你不講話,那就掛了吧!

  她正要按掛斷,那邊終于開口了:“…阮恬!

  他的聲音非常沙啞。

  “你究竟怎么了?”阮恬追問“你到底在哪里,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你回過頭!彼f。

  阮恬回頭,發現一輛車停在背后,是一輛黑色的Benz,天色太暗,再加上這車是黑色的,她都沒注意到它停在這里。

  阮恬掛斷電話走過去,打開車門,撲面而來一股煙味。他坐在外側,長腿跨出,穿著一身非常正式的黑色西裝,白襯衣。襯衣領口松開,他的鎖骨非常漂亮。她從沒見過他穿這樣的正式,竟然非常的帥。

  十多天不見他,他似乎瘦了一些,但高大的他仍然了副駕座。

  “你究竟…”在阮恬要問他什么的時候,他突然一伸手,將阮恬拉入車內,緊緊地抱著她,關上了車門。

  他沉重的呼吸聲在她耳畔,緊緊地將她抱在懷里,然后吻她的眉眼,她的臉頰。

  阮恬本來想推開他,但是熾熱的吻不斷地印在她的臉頰上,想到他這樣的異常,她也就放松了,任他抱著親。甚至用手反摟住了他的肩膀。

  但沒多久,他的呼吸漸。

  盛夏的時節,阮恬出門只穿了T恤和半身裙,薄薄的一層布料,少女的身體柔軟得不可思議,帶著特有的馨香,更何況她還乖順地靠著他,任他親。兩個人呆在狹小的車內,誰能受得了這樣的惑。

  阮恬很快覺到坐著的大腿滾燙起來,他的手也越發用力。

  但是很快,他就放開了她,不再親她,但仍然讓她坐在大腿上,抱著她。

  “阮恬…”陳昱衡抬起她的臉,在車燈下看著她明凈的面容,低啞地說“你現在要答應了,你必須要答應了!

  她答應過他的。

  阮恬先沒有回答他,他就是摳字眼,她如果不是答應他,會坐在他懷里任他親么。

  “究竟怎么了,你為什么沒有參加高考,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阮恬先問他“而且沒來參加高考,為什么不打電話說一聲?”

  陳昱衡沉默,那種沉默很難說清楚意味,阮恬只覺得他十幾天之間,變得有些不一樣了。之前他是少年,現在,他似乎學到了什么或者經歷了什么,整個人開始變得成,或者有更多她看不懂的東西。

  “是我父親出事了,在美國被擊!标愱藕獾f“得知出事,五叔帶著我連夜飛美國。我也根本不敢給你打電話,那種環境下…在美國熬了十天,等著老頭離危險期。然后國內公司又了,五叔在美國走不開身,只能我只身回國處理。被那幫孫子算計…我本來,是不應該來見你的…”

  但是,他又是真的很想來見她。知道那些事,他就更想來見她。

  一看他的模樣,阮恬就知道,他這些天少不了苦難。

  擊?這種只會在電視里聽到的陌生詞匯,對阮恬來說實在是太遙遠。

  “美國的支管制的確不嚴,但你父親…”阮恬想了想問“他是遭遇什么意外了嗎?還是被人算計了?”

  阮恬經常在電視里,看到美國有持傷人案。反社會人格,經常持在校園報復。

  陳昱衡并不想給阮恬講這些事,因為她不應該聽。她就應該是活在這樣歲月靜好的環境里,一步步地完成她輝煌的人生,她也許未來會成為大企業高管,也許會成為科學家,醫生,她想成為什么都行,都是那樣的美好。

  所以他并沒有說,只是道:“其實我一度很希望我的父親死!

  阮恬很是驚訝,但她仍然沒說話,只是看著他。

  但這個時候他又閉上了眼睛,繼續說:“當年,如果不是他在外面有別的女人,我母親也不會患上抑郁癥,然后自殺!

  “他跪在我母親的靈前,跪了三天三夜,我外公都沒有原諒他。我外公氣得打他,斷了幾,他一聲不吭!标愱藕饩従彵犻_眼,好像看到年幼時的那些畫面!拔沂潜晃彝夤B大的,所以從小就恨他!

  “可是當他躺在手術臺上,當我陷入孤立無援的境地。我才知道,他再怎么樣都是我的父親,為我撐了這么多年的風雨。別人都能恨他,但是我不能。他如果死了,這一攤爛攤子,我無力收拾…”

  阮恬只聽到他喃喃地說話,她知道他不是要告訴她什么,他只是想說罷了。也許這些天,他身邊沒有一個人,可以聽他說這些話。

  他看到父親躺在手術臺上的時候,應該是非常傷心的吧。

  阮恬伸手,摸了摸他的背,像在安撫一個小孩子。

  陳昱衡回過頭,看著她笑了:“我沒事,他現在也離危險期了,只是一時半會兒沒好罷了。不過…”他頓了頓“對不起,我恐怕,不能繼續讀大學了!

  阮恬輕輕道:“你當然讀不了,你高考零分,你還記得嗎?”

  陳昱衡將她按在自己懷里:“不過我會直接去北京的分公司,我爹正想開拓西北市場。所以你也別想逃開我,我會一直跟著你的。許恒的事,別以為我不知道。想趁老子不在趁虛而入,我死他!

  阮恬瞪他:“你是氓嗎?”什么死的,他當他是誰!

  陳昱衡看著她生氣的時候,動人的模樣,生動的眉眼,又忍不住低頭吻她:“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女朋友,等到了法定結婚年齡,我就帶你去領證,那就是合法的。你身邊的男,我都有資格進行合法驅散!

  阮恬想推開他,她答應了么,他就這么霸道決定了。

  可是他不要她推開,反而將她抱得緊緊的。阮恬最后無力了,聽著他膛里跳動的心跳,最后還是靠著他。

  “那在此之前,我還有個事告訴你!比钐裾f“學校給了我二十多萬的獎金,我正好可以還你的錢。你記得,把你的銀行卡號發我!

  “我不要!”陳昱衡道,像個孩子一樣的語氣。

  “可我一定要還!比钐裾f“你不要,那剛才你說的就不算數了!

  阮恬覺得,平等的愛情應該建立在平等的關系上,欠他的錢她是肯定要還的。

  陳昱衡反問:“那我剛才說的話,真的算數了?”

  阮恬無言良久,他真的很固執于一個答案。骸俺悄阕屛疫錢!

  “好吧!彼苊銖姷恼Z氣“那能不能只還十萬,另外十萬,你用別的抵給我,親吻擁抱都行的!

  阮恬打他:“抵什么抵!”沒見過這樣的,被人還錢還一副嫌棄不肯要的姿態!還敢調戲她!

  陳昱衡知道自己媳婦這是表面冷淡,內心非常潑辣。他笑著截住她的拳:“你別打了啊,不是我怕痛,是怕你手痛!”

  他雖然不是肌漢。但是每一寸肌都是堅硬的,練過的。痛的自然是她的手。

  阮恬也知道,但她還是氣不過,她靠著他的膛,從車前窗看著星空,覺得生活的一切都在最美好的狀態。母親沒事了,學業有成,還有個人抱著她,在她最艱難的時候保護她。

  城市里,很難再看到這樣的星空了。

  “我喜歡星星!比钐裢蝗徽f“我想看銀河,想看宇宙蒼穹。我想成為一名天文學家!

  “嗯哼!标愱藕庹f“你喜歡就好,成為什么不重要——不過天文學家是不是窮的?”

  “嗯,所以我也糾結!比钐裾f“其實我也愛錢,或者干脆只做個天文愛好者好了!

  陳昱衡覺得她好可愛,忍不住低頭,親吻她的發心:“那你要不要去旅游,我帶你去南半球看銀河?”

  阮恬搖了搖頭,她想了很久才說:“現在又不急!

  反正未來的日子還很長,她有很多的時間去實現自己的理想。

  兩人靜靜坐著的時候,阮恬的手機又響了。

  阮恬接起來,是母親見她長久地沒回去,問問她遇到什么事了。

  阮恬坐直了身體,低聲說:“媽媽,我跟一個同學在一起…他來找我有點事。嗯,沒什么重要的,我馬上就上來了!

  兩人離得很近,陳昱衡都能聽到電話里的阮母講話:“…你同學來就叫上來呀,是不是小茉莉?”

  高考過后,莫麗經常來她家玩,阮母很喜歡莫麗。

  陳昱衡放輕呼吸,不敢發出聲音。聽到她說:“不是,是別人!钡潜荒赣H再三追問,她不得已地只能說“是我們班的男同學陳昱衡,他來問我志愿報考的事!

  陳昱衡笑了,被阮恬瞪了一眼,拳頭抵住嘴怕笑出聲。

  “是他!”阮母很高興的樣子,并不疑別的“快叫他上來坐坐吧,哎呀,人家上次幫我們這么大的忙,早該請他過來了。你這孩子,人家來你怎么不請人家上來!”

  阮母從阮父那里知道,陳昱衡在她生病住院的時候,曾經幫助過她籌集治療費用。

  “不用了媽媽,他馬上就要,他…”可是阮恬還沒說完,那邊就掛了。

  阮恬無語地看著他:“你先走吧,我跟我媽說你執意不上去就行!

  “那可不行!标愱藕獯蜷_了副駕駛上的鏡子,把自己的襯衣整理好“我得去見見丈母娘,她老人家親自發話了!

  “丈什么丈,”阮恬把他的鏡子關上“你趕緊回去,別胡鬧了!”

  雖然已經結束了高考,并且考取了非常不錯的成績,但阮恬并不覺得,她現在帶著個自稱是男朋友的人回去,阮母會高興。

  但陳昱衡哪里會聽,他拉著阮恬下車,問她:“你這附近,哪里有禮品店的?”

  阮恬無語地看著他。

  “總得帶點東西上去,空著手不好看!标愱藕庹f“你父親喝不喝酒的,飛天茅臺行么?”

  “你別鬧了行嗎?”阮恬只是說。她拉著他,苦苦哀求“真別去,你快回去吧,你不是偷跑出來的么?你家那邊說不定已經在找你了,趕緊回去吧!

  陳昱衡凝視她一會兒,低聲說:“要我不上去,你得做點別的!

  阮恬看著他,他這是無理取鬧。

  他卻不肯放棄,淡淡說:“你明白的,我就不多說了!

  阮恬低低地嘆氣,她真是欠了他的。她只能直起身,然后捧住了他的臉?粗螤詈每吹谋,過了很久,在他的嘴上,輕輕地碰了一下,兩下。

  “這樣,好了么?”她的臉上也染上一絲薄紅,眼眸倒映著他的樣子,比平時更多一分顏色。

  陳昱衡忍不住,低頭再度吻住她。他的吻與她不同,那就真的是強勢的,掠奪的,她無力反抗的,直到他放開她的嘴。

  他抱著她許久不動,她輕輕掙扎,他就說:“還是不想放你上去…”

  阮恬一嘆,想了想說:“那…再五分鐘!

  陳昱衡嗯了一聲,抱著她,靠在她肩上閉上眼。不一會兒傳來他平緩的呼吸聲,原來是累極睡著了。

  阮恬只能苦笑,拿出手機,給母親發了條一會兒再回去的短信,任他抱著自己睡覺。

  畢竟他睡得這樣好,阮恬也不忍吵醒他。

  當然她并不知道,這是十多天來,陳昱衡睡得第一天好覺。

  他夢到陽光正好,夢到鮮花盛放,夢到一座雪白的莊園,而她就在這座莊園里,養了許多的鮮花,帶著一個年幼的孩子在花叢里玩耍。他仔細地看,仔細地看。那個孩子竟然是他,小時候的模樣。

  他安心地微笑。

 。ㄕ耐辏
上一章   你是一顆甜牙齒   下一章 ( 沒有了 )
妖精的種植指鬼知道她經歷最后一條龍玄學大師是學女神的百獸紅假如我們牽了大神別鬧老婆又想解剖三線輪回南風解我意你是錦瑟我為
盒子小說網為您提供由聞檀最新創作的免費綜合其它《你是一顆甜牙齒》第40章 -完及你是一顆甜牙齒最新章節第40章 -完在線閱讀,《你是一顆甜牙齒(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你是一顆甜牙齒的免費綜合其它,請關注盒子小說網(www.683638.live)
网络捕鱼99炮游戏下载 3肖6码三肖六期期准 福彩20选5走势图 股票分析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 河南481开奖结果 宁夏11选5宁夏助手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官网 山东11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 陕西11选5复式投注中奖表 七星直播 安徽省体彩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