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七班惡男團》第四十五章回味全文完及《一年七班惡男團》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盒子小說網
盒子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盒子小說網 > 耽美小說 > 一年七班惡男團  作者:七喜 書號:49839  時間:2020/5/24  字數:11563 
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 回味(全文完)    下一章 ( 沒有了 )
  我們漂浮在一條叫做人生的河上,幸福不知道什么時候會從什么方向突然出現,只好等待,仰望著天空,安靜的漂泊著,希望可以用我們被河水淹沒的雙耳去尋找,害怕有一天它會突然飄過身邊,失之臂在那一瞬間,留給我們無盡的悔恨,以及對下一次幸福的希望。

  直到一生終于過去,我們慢慢沉入水底,才發現原來那樣的幸福不會出現第二次。

  從水下看著被扭曲卻仍舊光亮的天空,漸漸遠去,在沉到最深處的那刻,我們幻想那次錯過的幸福的模樣,然后視線模糊,角帶著對它的渴望笑容,輕輕入睡。

  如同被鬧鐘叫醒似的水在4點半鐘準時涌了上來,在短短幾分鐘內,沒了最下面一層的山,滾動的水涌進一個個小山,立刻注了它們,仿佛是一種噬行為,那些洶涌的水象饑餓的人群,躁動不安,快速的覆蓋上來…

  “老大…老大…”蛋塔看著水涌上了半山,一邊哭一邊用顫抖的聲音叫著。老大是只旱鴨子,去年夏天一起去泳池,還因為滑了一腳掉進水里,結果喝了好幾口水,然后一直叫著耳朵鼻子喉嚨一起疼,當時要教他游泳他又嫌麻煩難學…

  “就說叫你學吧…學了就可以逃…出來了…老是說我們是傻瓜…”一邊爬嘴巴卻忍不住一直嘮叨,顫抖的手指,哽咽的聲音,斷斷續續,仿佛麥就在他身邊聽著一樣,不斷的說著,仿佛要把過去憋在心里不敢說的話全數吐出來,趕不及的說出來。

  終于還是忍耐不住,男生的眼淚也可以的很暢快,緊咬牙關的流淚,臉都會很疼痛。

  “老大…才是傻瓜!不會游泳的白癡!”蛋塔朝著那些山大聲的吼著,山里仿佛回響起白癡白癡的聲音“喂,我第一次罵你啊,罵回來!喂…打我!”希望他象從前那樣囂張的跳出來…

  “你他媽犯!等老大出來我要告訴他的!你死了!”金皮仿佛比蛋塔鎮定許多,動作迅速的爬進山再出來,連看也不看他一眼。蛋塔受了影響,騰出一只手臂狠狠擦去眼角的眼淚,抬起已經酸楚不堪的腳踩向下一塊巖石。

  但人生并不是只要努力就會出現奇跡的,所以我們才會對它失望吧?

  5點半時水淹沒了所有的山,也徹底擊潰了所有的人,它帶著勝利者的姿態撞擊著巖石。

  木用盡全身力氣才把強從水里拖出來,已經喝了幾口水的強跪在原本是山頂此刻卻如同海灘般的平地上,烈的咳嗽著,吐著水。

  木一把按住還想下水的強,大聲的朝他吼著“現在你給我聽好,還有一些時間,我要下水找,如果你還有腦子就給我在這里等!币蛔忠痪鋪G過去,實在是情況緊急到沒辦法慢條斯理的講道理了。

  強頹然的跪了下去,力氣仿佛被瞬間光似的,連雙肩也垂掛了下去。失敗者的姿態…從來不會認輸的人,此刻卻出如此姿態,讓人不忍,可是沒時間去安慰任何人了,木用力拍了下強的肩膀,然后轉身就跳入水中,想要在最后的時間里…即使再多找幾個山也好…僅存的時間和僅存的希望…

  被發遮住的雙眼看著水,第一次…第一次對自己不會游泳產生了憎恨感!過去不管被島上的人如何嘲笑,也沒有過自我厭惡感,在今天, 這一刻充斥著他的大腦,為什么自己不會游泳?!明明是很簡單的事吧?!為什么就是學不會!到這種時候竟然幫不上忙!竟然成為別人的負累…

  看著忽然就茫茫了的水平面,強有種不真實的錯覺,仿佛這一切都不是真實發生的。

  “龍…你在哪里…龍…上來啊…”小灰忽然趴在水邊哭叫了起來,他竟然一直沒有上來!

  就在小灰焦急的在水面上尋找著龍的身影時,最右邊的水面有了動靜,在水花過后,一個人頭浮出了水面,強和小灰幾乎是同時看過去,心被提了起來,卻在看見那人的臉時再次失望,不是麥…是龍。

  龍大口的息著,在水下太久了,連臉色都開始鐵青。

  在龍幾個深呼吸后,重新鉆入水中的一瞬間,視線和強對上,然后淹沒在水中。

  “…”言語已經無法正確表達此刻內心的感受,象一瓶高濃度的鹽酸同時撒在兩人的心臟上,瞬間白煙竄起,原本就千瘡百孔的心徹底崩潰,因為太徹底,連疼痛的步驟都被省略掉。

  接著是木的頭探出水面,再消失,蛋塔的頭探出水面,呼吸又消失,金皮的…每個人輪番出現,只有那個人沒有出現,他的臉仿佛消失了好久了,想要再看的望在身體深處撕扯著血管,這樣的等待比死亡還要煎熬。

  幾乎要窒息。時間在灼燒中過去,水不再漲上來了,仿佛它的任務已經圓完成…

  龍已經很久沒浮出水面了…“龍…他很久沒上來了!他…”小灰趴在水邊對著剛上來換氣的木驚慌的叫著。

  木一驚,匆忙又潛下水去。天色開始暗淡,夕陽殘照,水下世界更是昏暗起來。木在一個山邊緣找到了已經沒有知覺的龍。

  當龍被連拖帶推拉上岸時,強和所有人的心都冷了。

  一切都結束了…雖然沒有人愿意承認,但這卻是擺在眼前的事實。

  木擠著龍的腹部,隔了一會兒,水吐了出來,龍醒了過來。

  他仿佛已經看不見大家,大力的坐起,撥開木,走向水邊。

  “沒用了!龍…”木在龍的身后大聲的阻止著,說出大家都不想聽到的結局“已經沒有用了啊…”因為這句話,龍的背影僵直了,站在水邊如同一塊石頭。

  所有人都跪坐到了地上。龍突然轉過頭看著強的頭頂說“喂,現在找到他,可就是我的了!甭曇衾锿钢徽5妮p快,引的大家抬頭驚異的看著他的臉,他在說什么?

  強的眼神忽然有神了,他看著龍帶著微笑的嘴角,雖然是如此詭異的笑容卻也讓人充了信心,仿佛一切還有希望。

  “我答應你!睆娬J真的承諾了。所有人難以置信的看著他們,他們間的交流竟然讓外人難以入。他們是不是太傷心腦子壞掉了?

  龍得到了答案,縱身躍入水中,毫不猶豫的…強跪在水邊,看著龍消失的地方。只要他活著,只要他還能呼吸,說話,只要還能看見他的臉,就算以后不能在一起,不能守護,也沒有關系…訂下看似不公平的約定,心卻神奇的平靜了,那個人,他一定會帶他回來的。

  木輕輕放開小灰緊握的手,走向水邊,水面又漾開去。

  …山的另一邊此刻也是一幕烈的場景。魏紫的腳又酸又痛,她沒想過原來踢人自己也會痛,第一次親手修理人。但象塊花崗石,無論如何踢打都一聲不吭,嘴角掛著嘲諷的微笑,仿佛在和那噬的水一起慶祝勝利。

  “沒用的,他的嘴象被針過!钡昀习蹇粗沉思,難道他真的不顧一切的報復?

  魏紫一腳踢開,情急的轉頭叫道“那怎么辦?!已經過了時間了!那邊…那邊…已經…”話都不能連貫了,從沒想過身邊的人會真正的死掉,死亡從來都是那么不真實的事。

  黃昏的海面泛著金光,漸漸轉大的風卷著水聲,陣陣撲來,沒有了午后的溫馨氣氛,大海也仿佛扯下偽裝,顯現出真實的一面來。風象是穿透皮膚,直接吹進人心,寒冷。

  幾乎到了絕望盡頭,突然,黃倒霉猛一口氣,走向一直躺在旁邊的意,大家都看向他,不明所以。結果黃倒霉竟然有別于往常的笨拙,十分利落的一把提起意的衣領,有力的拖著他向大海走去,一步一步,異常堅定。所有人都楞了,他要做什么?

  眾目睽睽之下,我們無敵軟弱從無主見的黃倒霉同學居然把意一下丟進水里。意被嗆了幾口水后掙扎著起身,卻被黃一腳踩下,于是整個人又栽回水中,這次連頭都不出來了,精神恍惚的意連掙扎的意圖都沒有,就這樣沒入水中。

  “放開他!你找死!”的臉瞬間變了,自己的身體是如何糟蹋都無所謂的,但意絕不能受一絲傷害!

  店老板利落的制住想要撲上來的,因為之前的傷勢,竟被按住無法動彈,嘴卻仍舊嘶叫著“放開他!放開他!”

  黃倒霉轉頭緩慢的看向,第一次鎮定的發表自己的意見“麥在哪里?”

  魏紫楞楞的站在原地,看著黃,仿佛第一次認識他,這個人…好象也不是那么沒用…

  的眼睛被水浸泡的血紅,也許那是因為仇恨?反正被那樣殺人眼神瞪住絕對不會是件愉快的事。

  黃倒霉勇敢的的血紅雙目,平靜的問第二次“麥在哪里?”

  看著被在水下的意,又抬頭看著黃,這個該死的貌不驚人的家伙是認真的…

  僵局被打破了。從不拿意的生命做賭注,即使如何仇恨,也不能看著他受傷。

  “快說!”魏紫不耐煩的叫。抬起一只手,慢慢指向一直?吭诎哆吰≈挠瓮。

  所有人吃了一驚,他竟然撒謊,騙了所有人!麥根本就不在山!

  “你快去后山通知他們!钡昀习謇潇o的吩咐著大家“你看著他們兩個,我和阿樂去游艇上找人!

  黃倒霉奔向后山的同時,老板和阿樂也沖上了游艇,只剩下緊緊擁住意的,以及松了口氣后跌坐在沙灘上的魏紫。

  當黃倒霉氣吁吁的爬上山頂,好不容易站直身體,卻只看到…兩個人。沖了過去,踉蹌的差點一頭栽進水里。而小灰和強太注意水面的情況了,根本沒留意他的到來。

  黃倒霉焦急的拉過小灰的手臂大聲的叫著“他不在山里!快叫大家上來!”小灰眼神恍惚的看著黃倒霉的臉,一時竟不能明白這個人在對自己吼什么,要過了很久,才喃喃的重復著他的話“他…不在山?不在…”

  “可是他們還在…找他啊…他們都下去…好久了…”小灰緊抓著黃的手臂,顫聲的指著水面,神情哀傷而無助。

  黃倒霉一聽急了“快叫他們上來!”小灰顫抖的爬回水邊,一邊哭一邊說著“找到了!找到了…”可是如此顫抖的聲音怎么能傳送到水下呢?

  黃倒霉發現高桿強在聽到這個消息后卻還是呆滯的看著水面,竟然沒有任何類似喜悅的表情,他以為強傻了,所以去推他,結果強一下被推倒,倒嚇了黃一跳。從沒見過一推即倒的高桿強。

  “你開什么玩笑!”強似突然爆發,對著水面狂吼“除了會耍手段你還會什么?!給我上來!我不會承認的!”

  聲音淹沒在水中,連個水花都沒濺起,萬物永遠不會理會人的心情,管你此刻是瘋是死。

  強狠狠抬起頭,看著這片無情的海水,忽然一下站起,幾步跳入了水中,動作快到黃和小灰沒機會阻攔。

  “他不會游泳!”小灰驚呼著,抓空的手卻在一片巨大的水花中無力垂下,所有的事都無法阻止,令人無法不相信命運的強悍,人的無奈。

  就在強跳下水后的幾秒,水面上突突突的鉆出三個人頭來,撲哧撲哧的邊吐水邊大口呼吸新鮮口氣。

  小灰和黃倒霉欣喜的發現那是木他們,可是…少了一個人,龍并沒有出現。

  第一個下水的人,卻沒有再上來。他們幾乎是爬著上岸的,第一個個筋疲力盡,上了岸就趴倒在地了。

  小灰撲上前抱住木的腦袋,臉貼在他漉的臉上,手下是他急速的呼吸,卻感到無盡的溫暖涌上心頭。

  對不起,對不起,雖然擔心龍的安威,可是…如果這個人消失,不,不能想象那樣的結果,這時終于能體會龍失去麥的心情了,最珍惜的人自此消失在自己的身邊,那是什么感覺…

  小灰看著水面,腦海中卻突然浮現出龍在不久前說過的一句話“愛上一個人,本來就是一種毀滅!

  龍,那是不對的啊,他們并不是好榜樣!小灰把臉埋在木的發間哭泣著,他們最后誰也沒有得到幸福啊,灰飛煙滅的慘烈到頭來什么也得不到,愛一個人不是那樣的啊。

  不是一直堅強的生存到現在嗎?即使擁有那樣不堪的回憶。在你眼里,生命真的如此不重要嗎?

  “龍…龍…”木大口的息間卻聽見小灰的啜泣聲,驚訝的支撐著爬起來“龍還沒上來?怎么可能?他是第一個下水的!”小灰慢慢的抬起頭,悲戚的雙眼被淚水布,瑩的眼眶幾乎承受不住眼淚的重量,顫抖的雙不復血。

  木心下大驚,腦門大清了…龍下水前的話語,以及那掛在邊奇怪的微笑,當時無法深究,現在想來…根本是不正常的,在那一刻其實已經結束了,他卻仍帶著那樣自信的口氣和微笑跳入水中…不,他不是去救人…那個時候,他已經不是去救麥了,他想要…和他在一起。

  永遠的…完美到殘酷的感情,讓常人無法接受。

  但現在不是感嘆唏噓的時候,木撐起一只手,堅持著爬起來,雙腿卻在抖動,體力已達到極限。小灰低下頭去,手無力的掛在地面上,木的影子還在眼前。雖然心里害怕到極點,卻無法開口說,不要去…

  木是不會放棄伙伴的,阻止也是沒用的,所以…只好低下頭去,自己真是沒用,除了流淚,再流淚,幫不上任何人的忙,甚至是最重要的兩個人。

  只能看著他們離開自己。一個一個。忽然木搖晃的背影被人一把撥開,木一下跌坐到地上。

  “別傻了,你再下水,簡直是去送死!”今天的黃倒霉好象把過去積攢的所有力量全釋放出來了,他吼完木自己卻轉身跳入水中。

  “撲通”一聲,大家楞了…這真的是黃倒霉?那個被大家欺負的懦弱倒霉鬼?

  金皮和蛋塔重新躺回地上,一邊著水,一邊說“他剛才的樣子…還帥!靠!”

  水面陣陣漣漪,人在自然面前的力量此刻顯得如此渺小,已經到了要祈禱奇跡出現的地步了。

  …從水下看著被扭曲的天空漸漸遠去,在沉到最深處的那刻,我們幻想幸福的模樣,然后視線模糊,角帶著對它的渴望笑容,輕輕入睡。

  身體漸漸失去知覺,連寒冷也感覺不到了,但大腦卻自動開始回憶,那些一起擁抱的夜晚,被慢慢撫平的傷痕,慢慢溫熱的心臟,單是一個簡單的擁抱也可以讓心愉悅。

  是戀吧,比愛更愛,那種感覺曾濃烈到自己害怕。

  不去埋怨命運的捉弄,是因為已經習慣,生活有時候不幸到可,而我們卻只能安靜的接受。已經習慣了,幸!欢ㄊ巧贁等说。

  眼皮輕輕耷拉下來,視線模糊了,微弱的光線也在消失中…

  身體無法移動,伸出的手臂在水中漂浮,失去方向,終于慢慢垂落…

  眼前最后浮現出麥的臉,然后黑暗襲來!

  耳邊為什么會有人聲?“喂,我不欠你了!

  …木扶起虛了的強,笑著說“喂,你什么時候學會游泳了?要不要人工呼吸?哈!毙β暟l自內心。

  如果是平常,早就掙脫了木的幫助,一腳踢開他調侃的臉了,不過現在只能靠著他的肩拖動腳步,真是不。

  “嘿,我們現在單條好不好?”木還是不愿意放棄難得的機會,繼續挑釁,快樂的象只聒噪的鴨子。

  黃倒霉背著不醒人世的龍,忽然傻傻的問身邊的小灰“那個…他不會突然打我吧,聽說他的潔癖很嚴重啊…”小灰撲的一聲笑出來,這個人強悍勇敢的一面好象已經用完,又恢復本來面目了。

  走過山頂,遠遠的看見扶著麥的老板和阿樂,還有腳踩著的魏紫,大家正在大力的揮著手。

  海的盡頭,半個夕陽已經沉下海平面了,金黃的海忽然可愛了起來。小灰站在山頂,看著他們笑著,鼻子卻又酸了起來。

  真好,大家都沒事。為了這幅畫面,值得付出任何代價。

  一個不漏的回到了旅館,老板檢查過每個人的傷勢。麥被注了大量的鎮靜劑,一時半會兒不會醒,而龍也還昏著,強倒是處于半昏半清醒狀態,不過也快被木氣掛了。

  費了不少力氣,把他們抬到老板的私人總統浴室,用熱水浸泡,努力讓他們身體溫暖起來。

  “為什么還幫他洗頭?”老板驚訝的發現小灰在幫龍洗頭“讓他們身體暖和起來就好啦!

  小灰輕輕的著龍的發“他很愛干凈的,醒來如果發現頭發里有沙子一定會抓狂的!币粠腿撕芰说男α,還是小灰了解龍,潔癖龍的外號可不是虛的。

  又費了很大力氣,才把體型不算小的三個人搬回龍的房間,放到上。

  “呼,不會太小嗎?”金皮活動著手,高桿強明明這么瘦,抬起來卻好重哦。

  大家氣的靠著墻壁,看著三個人躺在一張上,好象很擠迫的模樣。

  “那抬一個出去?”蛋塔擦著汗問大家“抬哪個?”

  房間一片沉默…這又是一個選擇嗎?呵,人生怎么這么多選擇題。

  “不用了,就讓他們這樣躺著吧!毙』铱粗麄,輕輕打破大家沉默氣氛。

  “恩,就這樣吧!蹦景研』业氖诌谑中闹,明白他此刻的感受。

  “我們出去吧,讓他們好好休息,大家也都累了。來來,我的總統浴室破例借給你們用!哈哈!崩习逍χ呐拇蠹业募绨。一行人陸續走出門去,門輕輕被帶上。

  走廊里卻傳來魏紫的疑問“喂,老板,你給他們的白色睡衣怎么都有些奇怪?不會是你的惡趣味吧?”所有人聽了也都用另一種眼光看著老板,這個家伙…

  老板尷尬的笑著摸腦袋“啊哈,怎么會是惡趣味呢?你不覺得他們三個都很適合白色嗎?純潔啊純潔…哈哈…啊哈哈…”嘖,越描越黑。

  老板忽然轉頭看向小灰,一臉愉快的說“說到最適合白色的,其實應該是你了,我還留了一身超級正點的睡衣哦,等下你洗完換上,肯定…”老板的話突然斷在半截,那是因為發現小灰被水打的前襟平坦的可疑…= =

  “現在你腦袋里想的就是正確答案,不用問了。 ”木木一手攬過小灰,將他從老板呆滯的目光下解救出來,微笑著向浴室走去。

  “怎么會這樣…怎么…可能…啊…”老板臉貼著墻壁哀鳴著,這么漂亮的臉卻配上如此不協調的身體。所有人都聽見老板一顆心破裂開的聲音,落地有聲,清脆的很。

  小灰在走廊盡頭轉過頭來,對老板嫣然一笑“那個睡衣,我還可以穿嗎?”

  老板被小灰一笑又突然復活…只要是美好的事物,其他任何因素都不重要了(包括別?)。

  “我這就拿給你!”老板幾乎是擦去眼角的小淚滴后才能說話。大家又笑了,輕松的心情,就象暴雨后的燦爛彩虹。

  清晨的陽光踩著細碎的腳步,愉快的跳進窗臺,一點一點小心翼翼的移動著,生怕吵醒了上仍在酣睡的人。隨著陽光的到來,原本昏暗的房間漸漸明亮起來,黑暗被退到墻角。溫柔的五月暖風將絲質透明窗簾輕輕拂起,窗簾的一角小幅度的飄著,如同舞蹈般旋轉。窗外的海聲并不嘈雜,一波一波拍打著沙灘,象在輕撫著它的背,彼此無間。陽光悄悄的爬上白色的單,不動聲息的繼續寸進著,最終爬上了那三個人的腳背。

  龍難得睡的毫無規則,側著的臉深埋在枕頭下,柔軟的發貼在臉頰邊,微啟的,均勻的呼吸著,毫無防備的睡臉第一次呈現,面具?也許在丟棄在大海的深處了…

  質地不錯的純白睡衣穿在龍身上竟然也顯大,出后頸甚至更多的一片白皙,毫無瑕疵,令人贊嘆。

  反觀睡在另一側的強就沒這么舒坦了,睡夢中的他卻也一手緊抓單,發狠的握緊拳頭,不知是否正在夢中痛扁小木木。

  也許是鼻梁太高了,導致撞上巖石的機率大增,這會兒雖然已經受過處理了,卻也能明顯看出一條條的小細痕。不過這些傷痕倒是能增加他的暴力氣質…很難想象他這樣的一個人,有時卻做出常人無法理解的溫柔舉動呢。呵,集最極端的暴力和溫情于一身的矛盾男。這樣的男人很容易起母的泛濫吧?

  睡象極差的某人,一頭小發栽在龍的懷里,一只腳和一只手卻打橫的在強的頭上和間,幾乎是橫占了大半的位。

  陽光越來越放肆的踩將上來,將他們白色睡衣照的明晃晃一片亮光,就象月亮那樣,原本不會發光,卻在太陽的光輝下泛出一層光暈出來。薄薄的一層,卻也光亮華麗。

  三人仿佛被這層白光包圍住…胎換骨是如此疼痛的一件事,但卻能換來全新的開始。

  無論是誰,如果此時推門進來,看見這幅畫面,都會呆呆的站住吧,但我想他們的嘴角應該會輕輕上揚。

  “集青光,讓愛綻放 ,夏天里凝視,浮著明月的海 ,秋天的風 ,冬天的雪 …但愿用你的呼吸帶來溫暖… ”樓下廚房破舊的錄音機傳來輕緩的歌聲,聲音混合著海風自窗口飄進房間“把流逝的時光就這樣放在心里 ,我倆共度的歲月即將成為回憶 ,無論是愛是夢還是被遺忘的事物 ,但愿你永遠能夠為他們帶來溫暖 ,four seasons with your love 在心深處 …”

  他們足足沉睡了兩天,象冬眠一樣舒適長久。麥是他們中第一個醒來的人。

  麥驚訝的發現自己躺在龍和強的中間…因為他的最后影象是被狠狠打暈的鏡頭,之后就一片空白了。

  雖然此刻他們安然無恙的躺在上,可是在見識過的狠辣手段后,麥清楚的意識到,這兩個人救出自己的經過必又是一場慘痛的戰爭。為什么自己總是被救的那一個?

  麥輕輕的爬下,小心的不吵醒他們,站在尾,看著他們沉睡安寧的臉,出神。

  久久的看著他們…過了很久以后,麥才關上房間的門離開。

  赤腳走在木質的走廊上,連腳步聲都沒有。他原本是極慢的速度走著樓梯,沉思的臉象是在思考著人生最大的問題,然后在樓梯的第一個轉彎處,忽然一只手撐住樓梯的把手,連著跳空好幾階臺階,白色寬大的睡衣在身后飛起。

  簡單的頭腦想通一件事,往往只需要幾秒的時間,或者更短,只是一瞬間的事。就象在一間空房間里,找東西變成很容易的事。不去考慮太多,只挑自己認為最重要的東西,就可以了。人們往往在最后關頭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或是要選擇什么。

  麥狂奔在沙灘上,象找到目標似的一直跑著,幾乎卷起沙塵暴來。 他要找到小灰!想要告訴他自己的答案!如此心急的想讓他知道自己的想法。

  當麥找到小灰時,所有人被他的模樣嚇了一跳,象個小瘋子似的跑來,氣如牛,死死的拽緊小灰的手臂,卻又息到說不出話來。大家翻著白眼,這個家伙精力永遠旺盛,剛睡醒就這樣。

  但只有小灰一個人明白,明白他的心情,他知道。

  “我不會選擇的!…嗬…嗬…”仍舊氣的厲害,卻還是要說話,拼命的想要說出來“他們兩個…兩個…沒有我是不行的!”

  小灰溫和的笑了,他終于想通了一些事情,他和他確實沒有他不行,自從這次事情過后,已經完全明白了,一直以為是麥拖累他們兩個,麥是他們的弱點…卻忘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他們沒有他不行。

  一直到現在才明白,看,感情的事,根本不是旁人可以了解的。永遠不要拿自己的想法去給別人。

  麥繼續息著大叫“相信我!我會保護…他們…的!我不會再拖累他們!”拼命的搖晃著小灰,想要他感受自己此刻的想法是如何的強烈。

  小灰看著麥堅定的眼神和焦急的表情,微笑了“恩,你會做到的!

  麥原本以為自己這么混亂的解釋很難讓小灰理解,沒想到小灰…麥楞在那里,反而不知道接下去該說什么。

  “我相信你啊,只有你能做的到!毙』逸p輕拉過麥的手臂,抱住了麥,雖然經歷過無數次擁抱,但這次是不同的。

  麥被小灰認真的擁抱著說不出話來,小灰怎么了?

  他不會明白,所有人都經歷了一場幾乎失去他的噩夢。

  小灰輕輕的抱著麥,感受到他比常人更溫暖的體溫,這個人真的很難讓人討厭啊…“喂,你要抱他到什么時候?”身后忽然傳來木木輕快的笑聲。

  麥笑了,看到朋友的笑臉,比任何東西都珍貴。

  曾經下過暴雨的天空,如今晴朗的萬里無云了。

  “不要出那種表情,和你睡同一張,我比較吃虧!

  “…”剛醒過來的強被龍一句話搶白后,無話可說,兩個人各自坐在的兩邊,一個看向窗外的海,一個看著房間的墻。

  兩人背對背,互不相干,象陌生人一樣彼此無言。

  強看著墻上一副色彩麗的畫出了好一會兒神后,終于還是先開了口“你好象不怕死!

  龍站起身,來到窗前,帶著咸味的海風面撲來。

  就在強以為龍放棄這段對話的時候,龍轉過身來,背靠著窗臺,認真的說著“我怕,象所有人一樣會恐懼,但我有更怕失去的東西!

  強轉過身,龍正對著他微笑,那樣的笑容仿佛在告訴他“我們都一樣!

  單是一個小小的微笑就能了解對方的意思,可笑的是,他們從來都不算朋友,至少誰也沒承認過。

  龍回問強一個問題“你救了我,不后悔?”強側過頭,不回答,顯然是認為這個問題不值得討論,但龍看著強,繼續說下去“就算你救了我,我也不會讓步的!

  強冷哼一聲,正視龍的雙眼,眼神堅毅“我沒你會耍手段,那種時候還要我發誓,現在我也要說清楚…我收回那句話!

  龍有點驚訝的輕挑左眉,微笑的角上揚幅度漸大了…眼前這個男人好象越戰越勇的樣子,看來自己要更加努力了。

  大家都身經百戰,帶著過去的傷痛快速成長,未來的日子,勝負還未有定論。

  他們醒來的當晚,店老板特意為他們準備了節目豐富的沙灘特色PARTY,說是總要留下點美好的回憶。

  晚上9點當地的拘留所傳來意自殺的消息。10點半,龍被叫當地的醫院。

  11點,割脈,被送進同一家醫院。當找到意的房間時,發現意站在窗邊,肩膀一直在顫抖。沖上前,從身后抱住意,生怕他再出意外。被抱在懷里的意不停的著淚,慢慢抬起的臉上卻掛著笑容,害以為他神經錯了。

  “你怎么了?!發生了什么事?!”慌亂的查看著意是否有其他傷。

  意一邊哭一邊笑著,笑容摻和著淚水“哥哥…哥哥打我了…”

  血沖上頭,激動的問著“他竟然還打你?!我殺了他!”

  意一把抓住的手臂,雖然還在流淚卻仍難掩飾他此刻的快樂心情,他認真的看著的眼睛說“哥哥,親手打了我一個耳光!币夥路鹋不明白似的,拉過了的手, 貼在自己的臉上,然后又重復一次“象這樣,用手打我了!

  安靜了下來,漸漸明白了意的心情。他看著意發出光彩的雙眼,嘆息了,原來自己所有的努力,不如那個人的一個耳光來的重要。

  意看到了著紗布的左手。意突然把臉埋進的懷里,用自己同樣著紗布的手擁抱,我想我再也沒臉見哥哥了,可是我卻能體會他的心情了!币馓痤^看著說“我也有想要保護的人,他對我來說很重要!

  看著意的臉,想著,一切都結束了。囂張麥,潔癖龍,高桿強,木乃伊,小灰,黃倒霉,魏紫,金皮,蛋塔…大家又回到了學校,回到了原來的生活,一起度過了一年級最后的幾個月。魏紫和黃倒霉到了夏天的時候,已經開始約會了,她主動解除了和麥的婚約。

  當暑假到來的時候,木木辦理了休學手續,和小灰雙雙被公司選中送到國外集訓,要一直到來年的三月才會回來。

  說句很老的話,天下無不散之宴席。合情合理,傳至今?鞓凡荒荛L久的保持,但那年的回憶卻足夠在將來的日子里回味,不管在何處,只要想起大家的臉,角就會上揚。

  大家在一起快樂的日子,絕對不會忘記。人生的路還很長,我們要心懷希望,意志堅定的走下去,最難的路已經克服,還有什么能抵擋我們?

  只希望每個人都可以遇到讓自己卸下冷漠偽裝的那個人 。

  [全文完]
上一章   一年七班惡男團   下一章 ( 沒有了 )
憤怒值爆表快穿之不死病完美無缺付總今天的情十年前的小暗了不起的簡寧沖撞聽雨王二的幸?用愛調教還債
盒子小說網為您提供由七喜最新創作的免費耽美小說《一年七班惡男團》第四十五章 回味-全文完及一年七班惡男團最新章節第四十五章 回味-全文完在線閱讀,《一年七班惡男團(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一年七班惡男團的免費耽美小說,請關注盒子小說網(www.683638.live)
网络捕鱼99炮游戏下载 广东快乐10分任选计划 广东11选5杀2码推荐 114博彩导航 股票涨跌图怎么看 炫多配资 江苏体育彩票七位数 辽宁十一选五复隔中走势图 查广西快乐双彩走势图 德宏信托 内蒙古11选5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