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謊言》第十八章地老天荒全文完及《最后的謊言》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盒子小說網
盒子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盒子小說網 > 熱門小說 > 最后的謊言  作者:唐鏡 書號:49851  時間:2020/5/25  字數:7265 
上一章   第十八章 地老天荒(全文完)    下一章 ( 沒有了 )
  溫婷筠瑟縮了一下,蘋果般的臉蛋又化為蒼白。她記起顧森是為了孩子才勉強娶她的事實,顧媽媽會因此而看輕她嗎?在顧媽媽心中她會不會是個隨隨便便的女孩子?

  “婷筠,你怎么了,是不是太累了?”顧媽媽沒有忽略她的蒼白。

  “投有,我只是餓了…”溫婷筠低著頭,擔心的跟眶被別人發現。她伸手取了一塊面包,毫無食的默默啃著,然后努力喝下顧森遞過來的鮮,卻不肯抬眼看他。

  “媽,我走了!鳖櫳嗥鸸掳,盯著溫婷筠垂下的黑顱,向母親道再見。

  他推開椅子站起來,等了一會兒,溫婷筠仍然不肯把頭抬起來,顧森閟悶的步出廚房,可是走了幾步,卻又不甘心的轉回身,走到溫婷筠身邊,彎下,撥開她頰邊的長發,在她白的臉頰上印下一記響吻。

  在她驚訝的神色中,他笑咪咪的說一聲:“老婆,我上班去了!鳖櫳x開不久,顧爸爸才優閑的步入餐廳,顧媽媽告訴溫婷筠,她這個老伴每天早上都要在院子里磨蹭一番,才肯穿上西裝到公司里上班。

  顧爸爸一進餐廳,就看見溫婷筠臉上不自然的紅暈,于是他緊張兮兮的問:

  “小云兒啊,你是不是發燒了?你現在的狀況非同小可,如果不舒服千萬不能隨便吃藥,得趕緊看醫生才是!痹缭谥老眿D的名字之后,顧爸爸就決定叫她“小云兒!爆F在他果然這樣做了。

  顧媽媽把牛和面包放在顧爸爸面前,打趣的說:“你這個老胡涂,沒事別瞎說,我們媳婦兒不是不舒服,都是我們那個寶貝兒子害的!焙昧,這下子溫婷筠的臉孔燒得更紅了,她輕輕喊了一聲:“爸、媽…”于是顧爸爸和顧媽媽更是眉開眼笑起來,顧爸爸并以一副過來人的口氣說:

  “原來我們的小云兒,還是一朵害羞的小紅云啊!痹绮驮趦衫系亩呼[聲與溫婷筠羞怯的紅臉中畫下句點,顧爸爸終于也提著公事包上班去了,溫婷筠幫著顧媽媽清理餐桌,但是顧媽媽卻不肯讓她洗碗,堅持懷孕的人要多休息。

  看著顧媽媽俐俐落落的清洗碗盤,溫婷筠突然開口問道:“媽,你和爸爸會不會覺得我是個隨便的女孩,我和顧森還沒有結婚就…”就做了那件事。這句話她說不出口。

  “傻孩子,我和你爸爸不是老古板。尤其你爸爸,在商場上待久了,看人看得可準了,如果他覺得你不好,是連話都不會跟你說一句的?墒,那個老頑固還給你取了綽號,他們父子倆都有個通病,喜歡幫他們喜歡的女人取綽號,不過,你可是這個家里唯一擁有兩個綽號的女人喔!眱蓚?溫婷筠被搞迷糊了,顧媽媽指的是“小云兒!焙汀靶〖t云!眴?

  一一將碗盤歸了位,取了干凈的紙巾抹凈了手,顧媽媽拉起溫婷筠的手,慈愛的在她的手背上拍了拍,含笑的說:“你爸爸叫你小云兒,顧森喊你小精靈,這樣一來,你不是就有兩個綽號了嗎?”

  突然之間,溫婷筠被顧媽媽溫暖的語氣與和藹的神態包圍住,兩道暖從她的眼底出,她激動的抱住顧媽媽,把臉埋在顧媽媽的肩上,哽咽又不好意思的說:“媽,你怎么知道?”她指的是顧森喊她小精靈的事。

  順順媳婦兒的長發,顧媽媽了然的說:“那個孩子,成天失魂落魄,之前住院的那一個月,幾乎每個晚上都小精靈小精靈的叫,可把我給嚇壞了!

  “媽,對不起,我差點害死他了!睖劓皿捱吙捱叺狼。

  “好媳婦兒,千萬別再說這種話,顧森一直以為你是在怪他,所以不肯去看他,他以為自己把你害死了,簡直就要發瘋了,我一再保證你很好,他才漸慚平靜下來,他要我去陪你,怕你一個人會害怕會寂寞,我告訴他你已經出院,他整個人都傻了!

  “媽,我以為他不想見我,以為他想擺我,所以才把車開得那么快,為了不要讓他的病情惡化,我才遠遠的逃開!

  “老實說,我這個兒子長得一表人才,聰明又有男人味,前前后后也過不少女朋友,卻老是只有三分鐘熱度。而且,我說句話你別介意,他做那件事的時候,從來役有忘記戴保險套的,所以按照我這個老媽對他的了解,他根本是存心讓你懷孕的!鳖檵寢尯呛切ζ饋。

  “媽…”溫婷筠躲在顧媽媽頸問,不好意思的嬌嗔起來。她在顧媽媽的身上窩了好久,才離開顧媽媽的懷抱,看著顧媽媽風韻猶存的臉,她像個小女兒般撒著嬌:“媽,你都知道人家的綽號,人家也要知道你的!

  “我的呀…”顧媽媽掩著嘴笑了笑,然后小小聲的說:“你爸爸私下都叫我小辣椒!编,溫婷筠忍不住漾開笑臉,小辣椒,叫得真好,辛辣嗆人又夠味。

  婆媳倆相視大笑,一棵小辣椒、一朵小紅云,讓顧家變得充活力與熱情。

  這天晚上,顧家的餐桌上演出三缺一。爸爸、媽媽、還有溫婷筠,面對著一桌的菜,原本三人還說說笑笑,一邊等顧森?墒亲蟮扔业,飯菜都要涼了,顧森卻沒有回來,也沒有電話,他的手機也收不到訊號,這是結婚兩個月以來,顧森第一次在晚餐桌上缺席。

  “爸爸,顧森沒有告訴您他上哪兒去了?”同樣的話,溫婷筠問了不下五次。

  “呃…我們平常在公司很少見面的,他忙我也忙!鳖櫚职种貜偷枚疾缓靡馑剂,他多么想給媳婦兒一個明確的答案,可是他真的不知道兒子上哪兒去了。

  “小云兒,我看,別等他了,先吃吧!鳖檵寢屧缫迅櫚职纸衅鹣眿D小云兒。

  “再等等吧,今天都是顧森愛吃的菜…”溫婷筠收回焦灼的視線,看見兩老憂心的臉,猛然想起爸爸吃了晚飯還要吃心臟病的藥,于是她歉疚的改口:

  “算了,我們先吃吧,反正他這么大的人,不會餓著的!比四某灾,溫婷筠懷孕之后胃口一直不好,什么都不想吃,顧森在的時候會著她多吃一點,可是現在,她對著顧森的位子,一點食也提不起來,勉強完一碗飯,她立刻躲回房間,不想讓自己腦子的胡思想影響到爸爸媽媽。

  像一抹幽靈似的飄進房中,溫婷筠洗了一個熱水澡,換上輕便的睡衣,窩在窗邊的沙發上,靜靜的看書、聽音樂。十一點多,她才聽見房門傳來兩聲敲門聲,然后是顧森推門進來。

  可是她不理他,也不肯看他,所有的擔心焦躁都被巨大的憤怒給取代。

  他們結婚才兩個月,顧森就開始不安于室了,三更半夜才回來,連電話都沒有一通。

  顧森僵在門口幾秒鐘,才關上門,走到溫婷筠面前,看見她依然捧著一本書讀得津津有味,他簡直要氣瘋了。

  他一把搶過她手中的書本丟在地下,蹲在她面前憤怒的問:“是我真的有隱形的功力卻不自知,還是你真的看不見我?”溫婷筠仍然不說話,只是低著頭啃著自己的手背,專心的把自己白的手背咬出一道又一道深深淺淺的紅色齒痕。

  忽然顧森按住她的小手,改把自己的大手揍到她的口中,他的聲音緊緊的、悶悶的,好像有萬般不舍似的。

  “你的手太小了,咬我比較過癮,而且我的皮厚,比較耐疼!闭f著,顧森更把手揍近她的櫻桃小嘴“要不要試試看?”溫婷筠看著他的大手,呆呆的、怔怔的、傻傻的、一動也不動的。蒙蒙的淚霧開始在她眼底泛濫。

  “試試看?”顧森把手湊得更近,黏在她的上。

  “走開…”淚水從溫婷筠潔白的小臉上滑下來,她哽咽的命令著。

  “我不走!鳖櫳踔男∧,深情的說:“我說過我的皮厚,你趕不走我,我賴定你了!

  “你不用這樣…”溫婷筠逃避著顧森熱情的眼眸,著氣說:“你不要管我,你愛上哪兒就上哪兒,我不會綁著你的!

  “你以為我上哪兒去了?”顧森把她摟進懷里,深深的問。

  “我…”溫婷筠把臉蛋貼在顧森溫暖的前,猶疑的說:“我不知道。我以為你出事了,你捺不住寂寞了,你去找那全臺北市二分之一的女人口了…我不知道,可是我好害怕,顧森,我好害怕…”她抓緊他前的襯衫,狂的說。

  “告訴我,你在害怕什么?”顧森摸摸她的臉,心疼的問。

  “我…”溫婷筠言又止的,她的腦中糟糟,像一團攪線球,理不出頭緒,她在顧森前搖搖頭,拒絕再說話。

  “乖,告訴我,我會改的,我會為你變得更好!鳖櫳釘n著她的發。

  “不用了,你已經夠好了,”她在顧森懷中搖搖頭,萬念俱灰的說:“可是我卻愈來愈糟,我又胖又丑,而且又愛哭,我想,我一定讓你很討厭,所以你都不肯碰我一下!

  “你以為我去找女人了?”顧森悶悶的問。溫婷筠嚇得掙脫他的懷抱,心底浮現出大媽妒恨加的嘴臉,她會不會也變成那個樣子呢?不不不,她不要,她不要變成那樣。

  “顧森,答應我,如果你厭倦了我,請你一定要告訴我,我不會跟你為難的!

  “既然這樣,我現在就要告訴你…”天啊,原來是真的,他不要她了,他愛上別人了,他要跟她分手了。溫婷筠環住自己的身體,蜷在沙發的一角,靜靜的等他把她打進地獄里?墒撬龥]有被打進地獄,她感覺自己輕飄飄的,顧森用堅強的雙臂,把她帶到大上,她感覺到顧森正在解著她的睡衣。

  “不要,我不是在求你愛我!彼米詈笠唤z自尊制止著他。

  顧森把手從她的前撒回,靜靜躺在她身邊,盯著她的側顏,嘎啞的問:

  “那么,我可不可以求你讓我愛你呢?”轉過頭,溫婷筠看見顧森的神情,像一個認真告白的少年,像面對生命中最初的摯愛,她扁扁嘴,不能置信自己聽見了什么。

  顧森試探的吻住她的,見她不再抵抗掙扎,于是輕輕解開她的衣扣,拉下她的睡衣,他輕輕柔柔吻著她全身的肌膚,他沒有進入她,卻用最溫存的手指把她帶進了望天堂。

  “這樣,你還懷疑我去找女人?你還懷疑我不想要你嗎?”顧森撫著她汗的臉頰,著氣說:“你知道每天躺在你身邊,卻要克制自己別去碰你,是多么大的折磨嗎?”

  “顧森,我太任了!睖劓皿蘅匆婎櫳彰纳詈粑,努力平息著男望,她著淚說。

  “別再流淚,你流淚,是因為我不夠好,我會改的,我會讓你再也役有流淚的機會!

  “我不會再胡亂吃醋了,我知道這樣你很難過的!彼t著臉看著他起的襠,小聲的說:“醫生說其實可以的…”

  聽見她的邀請,顧森忍不住苦笑一聲“不行的,我會失控,一發不可收拾的!

  他滾離她身邊,卻又無法自己的瞄了她的體一眼,果然又痛苦的呻昤起來“拜托你,你不把衣服穿起來,我真的會被死的!

  溫婷筠紅著臉,七手八腳的把睡衣穿回身上,然后像個循規蹈矩的小學生,乖乖的坐在上,把手背在身后。

  顧森看見她這副純潔又可愛的樣子,他覺得身體更緊更疼了,不行,他不能看見她了,否則他會不顧一切要了她?蓯,他在心里暗暗咒一聲,他的孩子還役出生,就先這樣折磨起老子來了。

  他惱怒的從上爬起來,跑到浴室一遍一遍沖著冷水澡,沖走自己橫望。

  走出浴室,顧森看見溫婷筠已經乖乖柔柔的躺在被子里。

  為了避免待會兒又要洗冷水澡,顧森也安分的躺進被窩,卻不敢再靠近她。

  顧森對著天花板發了一會兒呆,然后突然問道:“你…有沒有一點『看上我』了?”

  聽出他甜蜜的話里有微微的酸意,溫婷筠知道他心里仍然有許多難解的疑問,于是她靜靜的解釋:“我早就看上你了,只是那時候我不知道你就是你,所以才會對雅莉說那種話。我承認自己對你說了很多謊,但是你相信所有的謊言都不能欺騙我不去愛你嗎?你相信你是我這輩子唯一主動『勾引』過的男人嗎?你相信即使你是為了孩子而結婚我也一樣心歡喜嗎?你相信我是多么感激你把爸爸和媽媽的愛都大方的分給我嗎?”

  “我相信!鳖櫳匆娝鷣碛,于是趕忙用吻堵住她的小嘴。

  即使所有的忍耐都將因這一吻而破功,但他情愿承受望的煎熬,也不能讓他的小精靈受到痛苦。

  “我相信人會為了愛而說謊,也會因為愛而互相原諒!鳖櫳跗鹚哪,深情的凝視她“我不是為了孩子才娶你,是寶賓怕你不肯嫁給我,所以才趕來幫爸爸的。我是個白癡,我不該嫉妒任何人,因為你是我一個人的,你生來是讓我愛的!

  “不…”溫婷筠輕輕按住他的“我是為與顧森相愛而生的!鳖櫳匆娝劾镩W著動人的光彩,那是把全副的愛和信任都無條件托給另外一個人的眼神,他激動但輕盈的摟住她,久久不能言語。

  “還有…你愿不愿意原一醞一個失去自信的女人,她的心眼很小,小得只容得下一個叫顧森的男人,所凵才會跟你無理取鬧!

  “我不需要原諒你,我根本沒有怪你,只要你答應,這輩子只喝我釀的醋!鳖櫳е鴾劓皿抻州p又瘦的身體,他的心被喜悅漲得的,他狂狂的吻住溫婷筠小小的嘴,他吻了好久好久,才找回自己的呼吸、自己的聲音,在她耳邊濃情意的說:“你不丑也不胖,你是我唯一想要的女人,唯一的,永遠的,一輩子的!

  “證明給我看!睖劓皿薷杏X到顧森的灼熱抵在她的小腹間,她不想再讓他去沖澡了,她下自己的衣物,然后拉下他的內,握住彈跳出來的望。

  “不要,小精靈,我說過我會傷了你的…”顧森著氣,可是卻提不起力量逃開她的催情小手。

  “顧森,你不會的,你不知道自己可以多溫柔!睖劓皿摒ぶ,用她一身的凝脂雪膚引著他。

  于是柔情的顧森像柔情的水,進溫婷筠甜蜜的幽壑,滋潤了她,了她。

  原來,為了愛,勇士也可以很變得柔情!澳悴粏栁医裉焐夏膬喝チ?”事后,顧森拉著她的手問。

  溫婷筠紅著臉搖搖頭,她已經出過丑丟過臉了,想起剛剛兩人麻兮兮的對話,還有自己大膽的行為,她連腳趾頭都紅起來了。

  “那,我不在家,你有沒有乖乖吃晚飯?”他搬出老師盤查學生作業的口吻。

  “我…”溫婷筠心虛的、不自然的說:“有啊!鳖櫳迤鹉樋,兇巴巴的說:“這又是你另一個最后的謊言嗎?”溫婷筠紅了臉,上一次她發誓最后一次說謊,是騙他她有男朋友了,她想起那場大雨,那場綿,那個瘋狂的除夕夜,以及更多的謊言、更深的誤解。

  突然之間,她發現自己真不是個好人,并且,她不能控制自己一輩子誠實。

  不過那又何妨,顧森不是說了嗎?他說:“人會為了愛而說謊,也會因為愛而互相原諒!狈凑,他會原諒她的。

  “為了懲罰你又說謊,我要罰你陪我吃消夜!鳖櫳靡赓赓獾恼f。

  如果她不說謊,他不就失去懲罰她的樂趣了?思前想后,他竟然感謝起她小小的不誠實。

  “不要!甭犚姵詵|西,溫婷筠就要反胃!耙!鳖櫳挥煞终f抱起她來,往樓下餐廳走去,扭開電燈。

  原本心不甘情不愿的溫婷筠突然眼前一亮,她看見一個好熟悉的面包籃,她幾乎可以聞到里頭慣有的波蘿面包香,她咽下一口唾,用充揭望的聲音問:

  “顧森,那是什么?”“是張媽的面包籃啊!彼f。

  喔,是張媽的面包籃,親愛的張媽,在她結婚后就告老回鄉的張媽。溫婷筠不可思議的問:“你到高雄去了?”

  “嗯,趁著今天到高雄辦事,順便去找張媽的家,結果張媽的家還真難找,拐得計程車司機都昏頭轉向的,好不容易找到張媽,她一聽說二小姐不愛吃東西,立刻挽起衣袖烤面包,她說:“二小姐再挑嘴,也不會嫌棄我親手做的波蘿面包!

  “為了給你一個驚喜,所以沒有事先給你電話!闭f到這兒,顧森用臉頰磨蹭溫婷筠的小鼻子,打趣說:”原來你在跟大波蘿吃醋啊!

  “顧森…”溫婷筠又要掉淚了!澳銊e再哭了,你再哭,就是覺得我不夠好!鳖櫳{的說,他心里急死了,他的小精靈都懷孕了還這樣哭,會把身體哭壞的。

  “我答應你不會再哭!睖劓皿鼻子,眼底的淚還役下就風干了。她從顧森懷中溜出來,迫不及待打開面包籃,大口著大波蘿,她的臉上升起朝陽似的光彩,閃閃亮亮的說:“這是我吃過最好吃的大波蘿,里面包張媽和顧森的愛!

  “慢慢吃,別噎著了!鳖櫳萘艘槐瓬嘏,遞給她。

  他笑著看她下一個大面包,喝光一大杯牛,才把手伸向她。

  “可愛的面包小精靈,我可以請你跳一只舞嗎?”溫婷筠輕輕滑進顧森懷里,隨著他圓滑的節奏緩緩起舞,一滴幸福的眼淚從她的眼角滑下,滴進顧森的膛。

  前一分鐘她才答應過顧森不再流淚的,一轉眼,那個誓言又變成現在為止的“最后一個謊言”但是溫婷筠并不害怕,從顧森剛剛的震動里,她知道他感覺到她的淚,可是,他只是繼續靜靜擁著她,什么也不說。

  他會原諒她的,他會原諒她每一個“最后的謊言!币驗槟鞘撬龕鬯姆绞。

  顧森感覺到她慢慢止住了淚,于是又問了一個傻呼呼的問題:“告訴我,『小精靈』和『小云兒』,你比較喜歡挪一個稱呼?”他頗有和自己的老爸爭風吃醋的味道。

  “當然是『小精靈』嘍!”溫婷筠咯咯笑著,這是不是謊言,已經無所謂。

  夜已靜,風已冷,兩個人的愛情三人舞,伴隨著溫婷筠永遠的“最后的謊言”不停的旋轉,不停的旋轉,轉出一輩子的地老天荒。

 。ㄈ耐辏
上一章   最后的謊言   下一章 ( 沒有了 )
墮落男人回憶金瓶梅歪傳買房神雕傳奇愛你愛到流鼻母È艷獵倚天滛慾陷落愛你要勇敢愛人很無賴索奴心
盒子小說網為您提供由唐鏡最新創作的免費熱門小說《最后的謊言》第十八章 地老天荒-全文及最后的謊言最新章節第十八章 地老天荒-全文完在線閱讀,《最后的謊言(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最后的謊言的免費熱門小說,請關注盒子小說網(www.683638.live)
网络捕鱼99炮游戏下载 北京快中彩开奖现场直播 广东十一选五专家计划 蓝盾股份股票分析 三排五列开奖结果 江苏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青海11选5走势图 黑龙江十一选五奖金规则 体彩幸运赛车直播视频 火牛在线配资 极速11选5投注技巧